????“报告团长,我们炮兵连受到小周村全体村民的围攻,请求使用武器,请求使用武器!”宋青山他们正往码头赶的时候,就听见对讲机里,刘向前的声音。shubao22.la

????宋青山一把抓过通信班长手里的对讲机:“对方有多少人?”

????“团长,你想象不到的,村民全疯了!”呲啦一声,对讲机里只剩盲音。

????小周村就在西岭山下,那边是另一个码头。

????宋青山回头看了一眼副团,俩人同时都有不好的预感,但是,那怕他们预估的很严重,等赶到小周村时,还是吓了一大跳。

????确实是械斗。

????小周村全体村民,不论男女老少,手里集体扛着家伙呢,木叉,铁叉,还有菜刀,宰猪用的尖刀,而且有个村民的身上,还绑着炸/药。

????炮兵连出任务的时候,带的武器不多,而且,全连出任务的只有一半人,一百多个战士,被全体村民包围着。

????刘向前不知道给谁砍了一刀,手臂上翻着一只大口子,血流如注。

????“宋团,咱们是不是军民一家亲?”周多多满身绑的都是炸/药,正在挥舞着菜刀:“我们没有想让咱们的战士有伤亡,但是大坝非炸不可。”

????他身后的村民,甚至孩子们都在叫:“非炸不可。”

????刘向前本来就很生气,这时候不知道被谁用铁叉捅了一下,转身就拨了枪:“谁他妈背后捅人?”

????有人在他身后怪叫:“炸大坝,炸大坝。”

????就连小周村的孩子们都在叫:“炸大坝,炸大坝。”

????炮兵连一个愤怒的排长拨了枪,顿时就指上了那个孩子:“你他妈的再喊一声试试!”

????“团长,这些人不是老百姓,他们是魔鬼,他们肯定已经给魔鬼控制了。”刘向前往后退着,高声说:“我今天非得跟他们渔撕网破不可。”

????只要擦枪走火,周多多身上的炸/药,至少要炸死一大片的人。

????“跟我说说,为什么非要炸大坝?”这时候,唯有宋青山反而不急。

????靠近全村的男人们,扬起双手,以投降的姿态问。

????周多多因为紧张,也因为给电击过,整个人都在颤抖:“你们的大坝坏了我们的风水,我们村最近老死人,我二叔前两天不明不白的,就死在水库里了,还有好几个孩子,游泳淹死了。”

????宋青山继续往周多多身边逼着:“我们水库上的人多少回说过,靠近水库的时候要注意安全,刚才我儿子说你还在用电棒电鱼,电棒的操作危险性,你了解吗?你一电棒下去,鱼是翻上来了,但是,整个水库里所有游泳的、作业的人,全部都得给电击,要不要我再电你一下?”

????“宋团,咱是朋友,你不要靠近我。”周多多说着,还展示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炸/药:“我可是会拉响炸/药的。”

????宋青山也不知道怎么出手的,不过一个伸手,快到都没有人注意到。

????“让你们到水库上学习安全知识,没有一个人肯好好学,说过多少次不能电鱼,电鱼会影响整个水库的生态,非得不听。”宋青山说着,一脚把周多多给踢了好远。

????“我可是会拉炸/药的。”周多多滚了老远,爬起来吼说。

????宋青山似乎才是疯了的那个,上前再是一脚,把周多多给拎了起来:“不止不学习安全知识,应该还听信谣言,告诉我,是谁说你们村死了人,一定是水库给坏了风水的?”

????说着,又是一拳头,打的周多多往外不停吐着牙。

????周多多媳妇子看不下去了:“团长,是咱们这儿的风水先生说的,看风水的先生都说,水库坏了咱的地形。”

????一说起阴阳先生,村里的男人们叉又抬起来了:“对,算命先生说的,我们村之所以死人,就是你们的大坝把风水给坏了。”

????刘向前说:“团长,开揍吧,这就是一帮愚昧的村民,跟他们说这个不管用。”

????拎着周多多,宋青山突然一个转身:“前有水,后有山,三山弯龙脉,要真的讲风水学,这地儿他妈的能出王侯将相,你们还敢说风水不好?”

????“那咱们村咋会死人?”有个村民问。

????宋青山还拎着周多多呢:“因为小人乍富,因为分赃不均,也因为你们愚蠢。水库起来了,最先富的就是你们,能打渔致富,果子、庄稼,收成都比往年好,正是因为有钱了,你们才吵架,打架,你们自己想想,吵架,打架,死人,是不是都跟钱有关。”

????村民们面面相觑,突然就想起来,周多多二叔之所以会死,确实是因为跟周多多因为电的鱼多,谁该分多少而吵了架的原因,周多多电鱼的时候故意没提醒他二叔,就给电死在水里了。

????顿时大家都开始点头了:“对哦,看来安全规范还是要学的,多多,是你亏了你二叔呐。”

????“你们不能听宋团的,我可要拉炸/药啦。”周多多说着,一把拉上了了引线。

????这是给激愤怒了,冲动了,非得一拉引线,同归于尽了。

????炮兵连的战士们以为炸/药真的要炸,几乎同时在喊:“全体村民后撤,后撤。”然后,一个接一个的,他们以人肉做盾,就把周多多整个儿给压在了身上。

????小周村的全体村民顿时懵住了。

????事实上,危险来的太快,压根没有人跑。

????这时候,有个孩子突然喊说:“妈妈,咱们想打解放军叔叔,可是解放军叔叔们在用他们的身体压炸/药,就是怕炸/药要炸伤我们。”

????一群妇女们全都呆住了,就连村里的男人们,全都愣住了。

????不过,想象中的爆/炸并没有发生。

????但是,解放军战士们实实在在的,是想保护老百姓们。

????“引线早就给我剪了,都起来。”宋青山望着自己叠成罗汉状,决意赴死的兵们,扬了扬自己手中专门剪引线的镊剪,说:“把这个村所有的男人们全抓起来,让他们交待,看是谁在风点火。”

????风水的事情由来已久,毕竟农村人最讲究的就是个风水,确实,水库一修起来,在很多人的眼中,会坏风水。

????趁船离开村子的时候,小周村所有没有被抓的女人,老人和孩子们全跪在码头上。

????副团长说:“宋团,给这帮村民跪着,我咋觉得咱们像死人一样?”

????“不,咱们现在是他们的祖宗,他们是在跪送列祖列宗。”刘向前说:“不过,宋团,真的这地儿风水好吗?咱们是解放军战士,要信马列,不能讲迷信啊。”

????宋青山看了刘向前一眼:“那不叫封建迷信,叫传统文化,你想根除是除不了的,执行任务的时候,也得讲究方式方法,你个爆脾气,白挨一刀。”

????“引线啥时候剪的?”刘向前缠着宋青山呢:“您可太快了,我都没看清楚。”

????宋青山在船头咧开嘴笑,一帮战士举着拳头也在嗷嗷叫。

????而给抓回来的,带着嫌疑的周多多和他几个堂兄蹲在船舱里,迄今为止,周多多都想不通,炸/药的引线是什么时候剪的呢。

????宋团的手,可真快。

????不过,既然给抓了,他也就不用担心,会误伤宋团家的孩子了,只能说,迷信害人啊。

????一头牛崽,至少也得在五百斤。

????而一头成年的公牛,它的休重,得在一千斤左右。

????狗蛋和驴蛋连牛肉都没吃过,更甭提烤牛了,所以,跟着陈爱党往炊事班走的时候,俩人脚步都是软的。

????而自负,又自恃见过大世面的李承泽对此,则表现的淡定得多:“这个陈政委肯定在吹牛,你们没有见过牛吗,那么大的体积,怎么可能烤得出来?”

????苏向晚虽然也没见过怎么烤一只全牛,但是,忍不住还是得提醒一下李承泽:“承泽,没见过的事儿咱们就不能乱说,小心前面你陈伯伯听到了,要不高兴。”

????李承泽说:“我相信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????“能告诉我,文工团最近一直帮助你的那个女同志是谁吗?”苏向晚突然问。

????这小兔崽子,就属于那种,给点阳光就灿烂,给点月光就浪漫的类型儿,非得时时打击着才行。

????李承泽撇了撇嘴:“反正,是一个特别特别爱我的女同志。”

????苏向晚意味深长的说:“承泽,你都经历过你干妈,居然还会相信别人,这让我觉得很意外啊。”

????在李承泽虽然觉得原来那个干妈不好,但显然现在这个干妈,在他这儿应该是个真心实意的好人,所以他特大方的摆着自己的手呢:“总之你要相信,我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东海西岭和吱吱就行啦。”

????驴蛋回头,也肯定的说:“承泽是个好哥哥哟。”

????狗蛋更会说:“不止好,是特别特别爱弟弟的那种,妈,他是我亲哥。”

????最近几天,要么瓜子汽水,要么饼干牛奶,李承泽给驴蛋和狗蛋俩搞了很多好吃,而且,是一放学就守在小学门口,他个头又高,长的又帅气,还有一股痞兮兮的贵族气质,就介乎于流混混和普通的学生之间,属于校门口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。

????身为他的弟弟,驴蛋和狗蛋俩甭提多有面子了。

????也就难怪,他们要叫他是土司大人。

????不过就在这时,突然陈爱党就说:“报告领导,生牛已经剥皮,清洗完毕,需立刻箍窑,请领导指示。”

????炊事班的院子里,一群小伙子抱着手臂正在哈哈大笑。

????驴蛋跟李承泽还好,稳住了自己,没给陈政委这一声吓到,但是狗蛋给吓的不轻,哇的一声,就把头埋到苏向晚的怀里了:“妈妈,我怕。”

????“不怕,你不是想吃牛肉吗,快看,那么大一头牛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她还以为,顶多就是一只小牛崽子呢,没想到这头牛又肥又大,看起来至少在八百斤以上。

????肚子里面应该已经清空了,也不知道填了什么东西,重新又缝上的,头上还戴着一朵大红花,标准的入烤姿势。

????苏向晚一看陈爱党那样子,就知道他是在吓唬自己。

????当然了,这帮工程兵,平时埋身在崇山峻岭之中,大多数家还远在千里之外,难得部队上会来个家属探亲,要来个家属,那肯定得是最热情,但也最夸张的风格,势必要把她们吓上一跳。

????“可以开始箍窑了,陈爱党同志,请继续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既然他要叫领导,她乐得当个领导呢。

????李承泽突然吐着舌头就笑了:“我妈妈说,她有一回到部队上去探亲,就给一帮当兵的叔叔们吓了一跳,你倒好,不怕。”

????苏向晚也在撇嘴呢,心说,上辈子我啥没见过呀,这辈子,估计也就到大阅兵的场合,才会让我怕吧。

????人经历的太多也不是好事啊,凡事都没有新鲜感了。

????你还甭说,就在苏向晚以为人生已经没有了新鲜感的时候,陈爱党带着炊事班的兵,当着她的面,一个人用泥巴和土坯,就箍起了一个两米多高,于少三米宽的小窑洞。

????“报告领导,箍窑完毕,现在请求生火,入肥牛,请指示。”他声音还中响的跟破锣似的。

????“继续。”苏向晚索性手一挥。

????一只千斤的牛,她不相信他陈爱党能给弄进箍好的窑里去。

????没想到这时候,头顶突然轰隆隆的响起什么来,狗蛋和驴蛋几个一抬头,就见一辆启重机缓缓调了过来,当着他们的面,居然把那将近一吨重的牛,就给吊到窑洞里面去了。

????“领导,从现在开始烤肥牛,大概得两个小时,两个小时以后,咱们再见吧,怎么样?”陈爱党于是又说。

????给吊进窑里的牛,火架上,就开烤了。

????徒手箍烤窑,起重机吊肥牛,苏向晚只能说,这是自己见识过的,史上最硬核的烤肥牛了。

????她转身,就带着几个孩子出来了。

????狗蛋不停的回头,在看窑下汹汹的火光呢。

????这孩子吧,什么都喜欢尝一下,什么都喜欢吃一点,恨不能把时钟拨快一点,然后让那两个小时,快点过去。

????听说李承泽还有个疯了的叔叔,为了照顾这小崽子的情绪,苏向晚又带着几个孩子,一直找到养牛棚,也就是化学肥料研发中心,才找到他。

????要不到基建兵团实地走一趟,苏向晚都不知道,这个兵团到底有多大,下辖了又有多少产业。

????当然,整个共和国,从解放之初,军工厂一直都是经济、科研,各类发展的前沿力量。这个状况会一直维持到改革开放,也就难怪,改革开放后的诸多大佬,全是军人转业了。

????“李公安,李公安,别闹了,快回屋子里呆着去吧,啊。”一个正在给牛喂草的战士说。

????李承泽的五叔李红军披着一件烂羊皮袄,拄着一根棍子,颤危危的,在牛栏边上站着,不停的在抢战士手里的草,要喂牛。

????真是不敢想象,像大山那么沉稳,又帅气的,通人性到简直让人不敢想象的狗,会是这么一个人一手训练出来的。

????李承泽不敢上前,苏向晚推了他一把:“去啊,看看你五叔去,听说他脑子不对劲了,不过你别怕,我是不会把你送给他的。”

????然后,她就把驴蛋和狗蛋俩从牛栏这儿给带出来。

????像李承泽那么好面子的人,肯定不想别人看到自己哭,但是看到自己曾经穿着公安装,一身帅气的叔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肯定要哭的啊。

????苏向晚感觉自己真是个体贴入微的好妈妈。

????果然,不一会儿,李承泽鼻尖红彤彤的就从里面出来了。

????一出来,就扑到苏向晚的身上了。

????她一件军绿色的解放装,一边是狗蛋的汗,一边又是李承泽的口水和眼泪,不对,应该是,李承泽直接在她的衣服上扑了一个哭脸。

????抽泣了半天,李承泽才说:“刘敏莉是个好阿姨,她特别爱我的。”

????看吧,苏向晚就说嘛,不需要像敌人一样威逼利诱,该说的时候这小兔崽子照样会说的。

????这不,他主动的就摊白从宽啦。

????“刘敏莉,县文工团的团长,从省上调下来的,是不是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李承泽点头呢:“她是我妈妈的好朋友,看我过的不好,所以让我帮她们文工团画海报,然后给我给钱。”

????伸着自己的双手,李承泽说:“我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学画画了。”

????从小就能画人民币和粮票,这确实是个绘画天才。

????刘敏莉呢,根据原书的发展,会在水库发生事故之后才遇到宋青山,然后,自告奋勇的,把驴蛋带到自己家照顾。

????再然后,宋青山这边的危机解除之后,她跟宋青山就理所当然的,要谈婚论嫁了。

????不过,再后来,宋青山怀疑她是间谍,就把她直接送到军法了。

????当然,原书中更厉害,更难缠的那个人,是刘敏莉的哥哥刘在野。

????他和宋青山,才是真正一直在较量的生死对头。

????至于刘敏莉的后续,书中没有交待过,苏向晚也就不知道了。

????她在大坝上坐了片刻,吹了会儿风,宋青山他们迈着豪迈的步子回来了。

????就连刘向前胳膊上的伤口,也早已经包扎好了,战士们看起来热情,斗志昂扬,步伐坚定,不得不说,解放军战士,跟别人就是不一样。

????仨熊孩子现在对于宋青山,那是无比的崇拜,尤其是李承泽这个自命不凡,自视甚高的,这辈子只崇拜过外公和爸爸的,现在空前崇拜宋青山。

????不过,宋青山要忙着调查案子,这会儿可没功夫理他们。

????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后,宋青山就又回到大坝上了。

????“那边马上开窑了,你们就不去看看,肥牛烤的怎么样啦?”迎门见面,他就问几个孩子。

????李承泽还缠着,要问刚才的□□是什么型号,里面的火/药是什么成份,威力到底有多大。

????驴蛋和狗蛋俩死命的拽他呢:“哥哥,赶紧走啊,吃烤肥牛啦。”

????等孩子们走了,宋青山才把小周村的事儿,给苏向晚大概讲了一下。

????总之就是,村民小人乍富,一开始闹的有点儿分赃不均,现在这年头,老人们都爱掐一卦,结果算命先生说水库坏了他们村的风水,他们于是想趁着周末,大坝上没人的时候,炸大坝,恢复原来的风水。

????一个特简单的事儿,但差一点就酿成灾难。

????“算命先生,就跟间谍没关系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像她这种人,总还是愿意相信,应该是有间谍在捣鬼。再说了,如果水库的事情是间谍在捣鬼,她正好可以查明对于刘敏莉的怀疑,对吧。

????宋青山仰头,望着水库周边的村子呢。

????小钱村,那个村子因为出过钱小芳的事儿,他一直盯的紧着呢,按理来说,应该没有大问题。

????曹家庄,宋青山的外公家,离水库也不远,也在山上,兵团跟曹家庄倒是没有什么往来。

????因为宋青山的舅舅,是县革委会的会长。

????而革委会,是宋青山他们最不愿意接触的一个单位。

????再一个就是小周村,小周村几个村民,是真的被愚弄的那种人,所以,他们确实是给人愚弄了,但是,就连他们的炸/药,其实也是在山洞里发现的。

????宋青山下意识觉得,应该不是间谍,而是附近的村民们给某些,真的特别在意风水,讲地形的人给愚弄了。因为他们修水库的时候,淹掉了好多祖坟。

????而那些人,肯定会有心理不舒服的,于是借故捣乱。

????但是,修水库的时候淹掉的祖坟那么多,究竟是谁在捣鬼呢?

????只要周边村子里的隐患不解除,这些村子里的村民估计还得捣乱。

????闻到一股浓浓的肉香,宋青山转身,拉着苏向晚就开始跑了。

????“继续说啊,我还想听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宋青山说:“说这些干啥。你是不知道,牛肚子里填了鸡、鸭、鹅,还有土豆、玉米,红薯,那可全是我们兵团里的人自己种的,你要回去晚点,就该被他们抢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