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宋副局,宋副局,我哥是谷北,你肯定认识他。shubao22_la”情急之下,苏小南来了这么一句。

????宋庭秀的手顿时就愣住了:“谷北,你是说,你是谷局长的妹妹?”

????苏小南赶忙点头:“对啊,秦州市公安局的谷北是我哥。”

????谷北,秦州市公安局的局长,也是宋庭秀的老上级,俩人是一起转业到地方的。

????宋庭秀性格比较内向,保守一点,所以,谷北原来经常邀请他到自己家去作客,宋庭秀居然一次都没去过。

????不过,就算没有私交,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,上下级的关系,那可比什么都重。

????“那你来这儿插队,怎么也不让你哥给我打个招呼?”宋庭秀说。

????苏小南比苏向晚穿越的还晚一点,穿过来也才半年多,而且一开始,她知道苏向晚也穿越了以后,一直把自己保护的很好,就是不想露出蛛丝蚂迹来,因为她知道苏向晚的性格,谁要欺负了她,那怕动了她一要针,她也要抄人家的祖坟,嘴上不输便宜,心里更加受不得气。

????直到最近,她觉得自已有了李承泽这个金手指,又看宋庭秀一步步的喜欢上苏向红了,才迫不得已,暴露了自己。

????“插队是一件光荣的事情,而且我们女知青们,不需要人刻意照顾。”苏小南赶忙说。

????这下宋庭秀倒是有点犹豫了,走过来对苏向晚说:“嫂子,你大概不知道,谷师长一家在咱们省军区,那可是排得上号的人家,谷北是我老上级,这事儿是不是有误会?”

????误会个头误会。

????苏向晚白了宋庭秀一眼,说:“不论你多高的上级,就领袖和总理,要犯了错误也会批判自我,国家的政策里,还有一条叫修正路线呢,我不管,她的干儿子偷了乡长的钱包,你要么抓她,要么就抓她干儿子。”

????李承泽只是个十岁的小少年啊,像这种孩子吧,警察就算抓了,也顶多批评教育一顿。

????所以,宋庭秀说:“那行吧,我把这孩子带回局里,批评教育一顿就完了,小谷同志,你说呢?”

????苏小南颇为得意的,望着苏向晚呢:“这样吧,宋副局,我跟你一块儿去,到时候你批评教育一顿,就把孩子给放了,成吗?”

????李承泽一直紧紧的盯着苏向晚,小样儿,那目光中的神色复杂着呢。

????“苏小南,你甭以为我会放过你。”苏向晚一把把苏小南拽到了角落里,说。

????苏小南一脸苦口婆心的样子:“姐,你不能再像上辈子那样爆脾气了,你知不知道我爹是谁,谷正山啊,师级军长,我哥谷北可是咱们秦州市的公安局长,而现在呢,咱们清水跟小寨村一样,从70年开始,就会成为全国先行示范区域,到时候咱们会率先富起来的,等我将来当了县长,你说说,就你家这仨没出息的孩子,将来不得全靠我?”

????苏向晚松开了苏小南的手:“天啦,你家简直是一门三探花啊,怕了怕了,是不是你将来还能当县长,还能当省长啊?”

????苏小南写书的时候,多一半都是参照历史进程来写的,所以,很多事情在历史上都发生过。

????像宋青山,还有他所从事的事业,其实都是有原型的。应该说,这就是真实的历史,只不过由她代述,并改变了几个孩子的命运而已。

????当然,先富起来也是可能的。

????她再度苦口婆心的劝呢:“你就乖乖儿的回小宋庄,好不好?上辈子你对我那么好,有什么好吃的都要分我一口,有什么好衣服,自己穿完了都会送我,这辈子,我也会对你那么好的。不就偷了个钱包的事儿嘛,我家补贴多,你想要啥,告诉我,妹都给你送。”

????在苏小南看来,自己诬赖人家的孩子偷钱包,都不算个事儿。

????而且,这是想送点钱,买她住嘴?

????啥也不及钱好啊,苏向晚立刻就伸手了:“先给我三百块吧,你姐最近正缺钱呢。”

????苏小南哥哥多,父亲又是那么高的级别,一个月不止父母,哥嫂的补贴都是一大笔呢。

????她咬了半天的牙,终于还是掏出钱包来,里面一沓厚厚的大团结,忍着心痛,她数了二百出来:“姐,我再没多得,你先拿二百,好不好?”

????苏向晚一把就夺了过来:“那就多谢你还记着我这个姐姐了,好吧,今天的事情我不计较了,你的干儿子让公安处理吧。”

????苏向晚再看了李承泽一眼,小家伙唇都咬白了,还在那儿站着呢。

????会场里好多人都在骂:“哪里来的小崽子,居然真的是个贼。”

????“真是可惜了,那么丁点儿的孩子。”

????“有啥好可惜的,我就说现在的法律太轻了,公安就只批评教育,要是我,抓住了不得打死他。”

????苏向晚心里颇为辛灾乐祸啊,小反派,活该了吧,让你将来欺负我的吱吱。

????谁知道就在苏小南准备给钱,然后走人的时候,会场外面响起一阵拖拉机的突突声来。

????来的居然是宋青山。

????一进会场,见宋庭秀也在,而宋庭秀的手里还牵着个半大孩子呢。

????这孩子吧,宋青山见过照片,一眼他就认出来了,这正是李师长的外孙,李承泽。

????俩人简单的交流了几句,当然,庭秀已经认为钱包是李承泽偷的,给宋青山说的时候,也是说所有的错误全在这孩子身上。

????而把苏小南呢,他也介绍了一下,说这是师长谷正山的女儿,现在秦州公安局局长,谷北的妹妹。

????宋青山倒是没管这些,他两眼一狭,看着李承泽呢。

????“谷南走,把李承泽这孩子留下。”他突然就说。

????“凭什么,这是我干儿子。”苏小南说:“不信你问他,他是愿意跟你们,还是愿意跟我。”

????宋青山不再多说别的,只说:“把李承泽留下,至于偷钱包的事情,我负责。”

????说着,他接过庭秀手里的钱包,硬是拽起了站在那儿不肯走的,李承泽的手,说到了乡长面前:“韩乡长,这孩子是我家一个亲戚,也算是我的孩子,你看是准备让我赔钱,还是让我管教孩子?”

????韩乡长说:“才这么点儿孩子,我听刚才小苏支书的意思,还不止偷过一回钱包,这总得打上几戒尺吧,不能就这么放了。”

????会场上所有人都看着呢,当然,大家也都在等,看宋青山究竟想怎么管教这孩子,甚至有人赶忙就把自己手里赶羊的鞭子递了过来:“来,拿这东西抽,抽上两鞭子,让韩乡长顺个气儿。”

????李承泽唇依旧咬的紧紧的,当然知道自己要挨打,一只手还紧紧的,攥着自己那截快要断掉的裤腰带呢。

????韩乡长没接鞭子,只跟宋青山说:“就在这儿教育一下,也让全乡的村民们都接受一下教育,咱农村孩子,丢啥都不能丢教育,干啥都不能去偷人。”

????谁知道就在这时,宋青山接过鞭子,却是把它递到了韩乡长的手里。

????“孩子本无错,失在父母之教,我是他舅舅,没教育好他是我的事情,这回就甭打孩子了,你要抽,就抽我吧。”宋青山居然说。

????“宋团,这怕不好吧?”韩乡长都惊呆了。

????宋庭秀也说:“哥,你何必呢,这孩子跟你到底有啥关系啊,你这样帮他?”

????宋青山呢,原来没跟庭秀提过李承泽的事情,而他自己向来也是个不善解释的人,这时候什么也不说,转过身解了军装,就说:“韩乡长,抽吧。”

????宋青山军装下面,那一身突起来的肌肉蓬勃怒胀。

????苏向晚在最开始的一瞬间心里很气,气他对李承泽那么好,反而对自己亲生的俩个儿子似乎很淡,但是,她突然就想起来,书里说,狗蛋有一回因为在县城里偷了县长家的杏子叫人抓住,绑在树上抽,宋青山赶到之后,二话没说,松了狗蛋的绑,让县长家的保姆抽他就行了。

????当然,书里面的狗蛋恨他,为此总是不停的闯祸,甚至还往大坝上埋过炸/药,把宋青山最孝敬的老太太给故意弄死在街头。

????而驴蛋呢,倒是很爱父亲,但孩子太耿直了,所以一辈子就是吃亏,忍让,最后还叫兄弟反杀。

????狗蛋最后无法无天,他当然也下狠手打过,但是,最终也没把孩子给调过来。

????宋青山这人吧,是孝子,孝敬父母,但是,对于自己的孩子,虽然细节上可能有所忽略,真正为父的爱,还是一直撑着的。

????不过,他这摆明了的就是想养李承泽,为了这事儿她跟他没完。

????韩乡长当然不可能真的拿鞭子去抽宋团长,但是,他正准备收鞭子呢,就听宋青山说:“言出必行,才能以身作则,韩跃进,抽吧。”

????韩乡长想了想,抬起鞭子,一鞭子就抽下去了。

????宋青山说的对啊,孩子长大了,干啥都不要紧,过怕是挑大粪过一生,也比作贼的强。人恨强盗,总还不及贼那么恨,为啥,就是因为强盗,那还得有点儿功夫,而贼,下三滥里面的下三滥啊。

????如果说真的这一鞭子下去,能挽救一个作贼的孩子,那今天他韩跃进就是周瑜打黄盖了,只当是教育孩子了。

????鞭子抽在他古铜色的背上,啪的一声脆响,只见落下一道青痕,鞭子随即反弹了回来。

????连着抽了三鞭子,韩乡长收了鞭子,握过宋青山的手,说:“辛苦你了。”

????宋青山把衣服穿好了,淡淡的,只说了句:“不算多大的事情。”

????整个会场上所有的人顿时又是一片哗然。

????当然,所有人都议论纷纷,心说,这孩子究竟哪来的,居然叫宋青山,得喊声舅舅。

????也有人说,宋青山人是真男人,担得起事情来。

????而这时候,韩乡长趁势就说:“虽然说现在讲究新文明,新风化,但是,养不教,父之过,这可是老时候流传下来的话,你们不好好教育孩子,真有人再敢惯着孩子当小偷的,就到我这儿领罚来,看看,清水峡水库的总指挥,只要没教好了孩子,我也是想抽就抽。”

????好吧,本来议论纷纷的会场上,所有的人,不论男女老少,顿时就安静了。

????等苏向晚再度回头的时候,就发现苏小南不知道何时,已经溜了。

????这女人,这是直接把她的干儿子给丢下了呀。

????“庭秀,赶紧追谷南,让她把她的干儿子领走。”苏向晚还想抢救一下局面。

????宋庭秀这时候还在懵圈儿呢:“大嫂,那孩子究竟谁啊,我哥要代他受过?”

????“李师长的外孙子,李承泽,你不是公安吗,你连这都不知道”苏向晚反问。

????宋庭秀更纳闷了:“我哥也没跟我说过啊。”

????狗蛋在地上直跳呢:“二叔,二叔,那个谷主任是不是要嫁给你?”

????宋庭秀这时候才想起来,自己确实是来相亲的,而要相的人,还恰好就是谷南。他一拍脑袋,才说:“不行,我得赶紧跟谷南说说这事儿去。”

????其实吧,他是叫宋二花哄着,骗着来相亲的,宋庭秀现在没有结婚的意思,当然,他也没想吊人家姑娘,是准备来直接面对,给人姑娘说清楚的。

????这没说清楚人姑娘就走了,那怎么成?

????要叫市公安局的老上级谷北知道了,到时候人家会不会难堪,尴尬?

????狗蛋一看二叔跑了,跳起来对苏向晚说:“妈,妈,我二叔走了,肯定是去追那个谷南啦。”

????苏向晚咬着牙,心说:活该,宋庭秀啊,你就是一辈子注孤生的命。

????这下倒好,等回家的时候,拖拉机里就有四个孩子了,其中一个还是白天诬赖过驴蛋的贼娃子。

????狗蛋和驴蛋俩可谓空前的团结,躲在角落里,冷冷的看着李承泽呢。

????苏向晚和吱吱是一派,坐在另一边,尤其是吱吱,人虽小,力不大,但是,因为讨厌李承泽,手里抓到一块哥哥给的饼干,也要远远的砸到李承泽身上,再抓到一块石子儿,也要扔到李承泽的身上。

????孩子用光了所有的力气啊,只恨自己不能把这个坏哥哥从车上给赶下去。

????“讨厌。”她说:“讨厌。”

????苏向晚全程没有说话,等回了家,要做饭的时候,依旧是一言不发。

????而李承泽呢,进门之后,突然眼睛就亮了。

????他一把抱过大山,啥话也不说,就把头埋到了大山的毛里头。

????“爸,那个贼娃子怎么在抱咱们的大山。”驴蛋赶忙就来给宋青山汇报了:“大山也不咬他。”

????宋青山说:“大山就是他一个远房叔叔的狗,那个叔叔和他爸都是边防公安,不过,他爸前年牺牲在云南边防上了,而他那个叔叔呢,现在下放在我们水库上。”

????驴蛋抿着唇呢,两只眼睛贼溜溜的圆亮:“我不可能叫他哥哥,还有,咱家现在没地儿睡,晚上,你把他挂到门上吧。”

????亲戚来了没地儿睡,于是挂到门上,这是秦州人开玩笑的老话,以自嘲自家穷,驴蛋还小,真当能把人挂在门上呢。

????“怎么没地儿睡?”宋青山把两张一米二的床往一块儿一并,指着说:“晚上,你们仨睡一块儿,这么宽的床,睡不下你们?”

????驴蛋还是觉得不行:“他臭。”

????“放屁,他身上明明比你们俩干净多了。”宋青山一看儿子就是故意的。

????狗蛋好奇的摸着爸爸的背呢:“爸爸,爸爸,挨过鞭子的地方疼吗?”

????宋青山摇头,说:“不疼。”

????“我就不会偷东西,害你挨打。”狗蛋赶忙说。

????驴蛋看着是真生气啊,毕竟李承泽看起来比他高,皮肤也比他白,而且吧,还跳的比他高,偷钱包,污蔑他,害的妈妈今天连文化宣传员都没选上。

????尤其是,还让爸爸在众目睽睽之下,丢了好大一个脸呢。

????哼了一声,他说:“反正爸爸你只要知道,我们俩兄弟今天晚上不会让他好过就行了。”

????宋青山自己铺完了床,又把孩子们的屋子给扫了一圈儿,就进厨房了。

????“做的啥饭,闻起来这么香?”他说。

????苏向晚白了宋青山一眼:“糜子面的棒棒,喜欢吃,那我给你多做几顿。”

????糜子面糙,做成棒棒再加上酸菜当然好吃,但是毕竟杂粮再怎么好吃,也不及肉好吃,对吧。

????“承泽头一天到家,你就没给弄点肉?”宋青山说。

????苏向晚当然又是在翻白眼:“家里有肉吗?”

????“那不昨天的大鹅还没吃完?”宋青山记得昨天晚上大家一起,还啃了一顿大鹅啊。

????苏向晚想起昨天李承泽挂在自己拖拉机下面的那只鹅,气的再度把菜刀剁在了案板上。

????这时候,宋青山已经找到剩下的鹅肉,端出来,放到笼屉上了。

????这怕不是想挨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