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红旗公社跟红星公社离的并不远,也有一条大路相联着呢。shubao22_la

????苏向晚准备要去一趟红旗公社,但是,两个公社之间又没什么往来,正没有由头呢,熊蛋妈来了。

????“向晚,你知道不,听说红旗公社那边现在有黑货,听说有调绒布,一米才五毛钱,要不,咱们去看看?”熊蛋妈就说。

????苏向晚说:“调绒布怎么地也得两块钱吧,五毛钱的,能用吗?”

????“我是听大宋庄的花子姐说的,她说特结实,特好用,而且还便宜。”熊蛋妈说。

????“这样,你等我收拾收拾,然后,索性你再多叫几个咱村的妇女,咱们一起,逛一趟红旗公社去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她得去看看那个谷南,看她究竟是个什么来路,什么名堂,多带几个妇女打掩护,以防被对方先发现了自己嘛。

????现在吧,小学一周上六天课,休一天,今天狗蛋和驴蛋俩都去上学了。

????老牲头也回来了,正在河边收拾自己的破屋子呢。

????苏向晚给老牲头端了一大碗杂粮面,又给他悄悄提了一个收音机,一个手电筒,就给送过去了。

????“怎么,你还没辞了村支书的工作?”老牲头的语气很不好。

????“你再在村里多住几天,要真的还说这话,我就辞。”苏向晚笑着说。

????要知道,虽然粮食产量抓上去这后,领奖,被表彰的全是赵国栋,但功劳,那实打实全是苏向晚一个人出的。

????外面的人或者不知道,但小宋庄的人全看在眼里,老牲头只要多呆几天,肯定就会对她改观的,这个,苏向晚自信着呢。

????开上拖拉机,跟村里的几个妇女们一起出了红星公社,沿路一直往水库走,就是红旗公社了。

????红旗公社的地势没有红星公社那么平坦,而且吧,这地方因为靠近水库,经常有水库上的当兵的啊,工人啊出来买东西,明显要繁华得多。

????所谓的黑市,也并不大,就只是在一处民宅里,有人在卖些东西而已。

????但是,果真有调绒布,而且,一批只需要五毛钱。

????但是,卖东西的人也叫苏向晚没有想到。

????“向晚,你也来买姐的调绒布?”居然是宋二花,她还挺热情,赶忙把苏向晚让进屋子里去,就说:“来来,向晚,我这儿有调绒布呢,姐免费送你几匹,要不要?”

????宋二花在城里做点小买卖,专门爱捡人的小便宜的。

????原来也颇瞧不起苏向晚,不过,自打金换死了之后,她却不像原来那样,只钻头弥缝的问老太太骗钱了。

????她自己背着布,走一个地方,卖一圈儿东西,然后再走一个地方,再卖一圈子东西,至于调绒布,苏向晚估计,她也是从哪儿贩来的。

????“对了,这村里有个谷南,二姐你认不认识?“苏向晚问说。

????宋二花赶忙说:“她是个大好人,还是咱红旗公社的妇女主任,最近啊,就是她专门邀请我到她们公社来卖东西的。就这地方,也是她给我提供的呢。”

????“对二姐你这么好,为啥啊,要万一给人抓到摆黑市,她的妇女主任恐怖得给撤掉吧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“她啊,看上咱家庭秀了,想让我给做媒呢。”宋二花笑的颇有几分暖昧:“也不知道她在那儿见的庭秀,总之,一大姑娘,也算一见钟情吧,主动要我保媒,介绍。”

????宋二花自已家的几个孩子已经长大了,大虎在帮她整理调绒布料,二虎在帮她数钱,俩小伙子倒是挺精神的。

????“大虎,为啥不过来问你舅妈好?”二花看大虎还在那儿整调绒布呢,就说。

????大虎把手一揩,从布料里翻了一块花布出来,就问二花:“妈,我想把这块布送给吱吱,成不成?”

????二花是个小器的人,但是,儿子既然说出来了嘛,也不能说不送,就说:“送吧,送给咱的吱吱,也裁件衣服穿。”

????宋青山可是个团长啊,大虎和二虎都想当兵,只是年龄还不到,要真当兵,那不全得找宋青山。

????而宋青山对于吱吱的喜爱,大家是看在眼里的,不巴结吱吱,还巴结谁呢。

????不过,苏向晚才不肯要宋二花的布呢,毕竟苏向红给吱吱要来的衣服,就够她穿很久了,她没必要为了一块布,最后承宋二花一个人情。

????这不,她自己抱着孩子,也不往别的地儿,就往红旗公社的大麦场上走。

????一般来说,妇女主任上班的地方只有两个,一个是办公室,还有一个,就是大麦场了。

????她打算仔细观察一下,那个谷南究竟是个什么来路。

????结果,刚走到红旗公社的知青点,一间屋子里就传来一阵骂声。

????“李承泽,你就是条白眼狼吧你,我白养你了我,啊?不是,你什么意思,什么叫我让你把钱包放进苏向红的衣服兜里的?”是昨天那个女人的声音。

????紧接着,一个孩子被从屋子里搡出来了:“滚,赶紧滚,爱哪哪儿去,我真是白白的疼你了,爱你了。”

????这孩子正是李承泽,还是昨天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,被人从屋子里推出来,就在门外茫然的站着呢。

????“真是,想当初没人要你,你跟条野狗一样在外面跑着,是我给你饭吃,是我给你地儿住,你倒好,恩将仇报,居然还跑到红专学校去告发我。”

????知青点上,有几个知青在劝里面的人呢:“谷南,你怎么又给孩子发脾气啦,挺可怜一孩子嘛,要养也是你自己愿意养的,不想养就送人了呗,何必总是打打骂骂的?”

????里面的谷南说:“不是,这孩子品型不好,他总是乱说话,估计钱包就是他自己放到那个女学生的兜里的,现在还怪我,今天早上公安局的人来,还训了我一通,你说这叫什么事儿。”

????“那就把他赶走算了,品型不好的孩子,没必要养着,真的。”这个知青说。

????李承泽两只小拳头捏的紧紧的,一言不发的站着呢。

????突然,里面的人就说:“好啦承泽,进来吧,你看你那小可怜的样子,来给咱们做饭吧。”

????李承泽拳头依旧捏着呢,但是,一听谷南还愿意要自己,立马精神就打起来了:“好的,干妈。”

????他倒是很会干活儿,搬出煤油炉子来,又把只小锅子拿到井畔,打了水出来仔细的洗着,洗干净之后,往里面倒了点清油,又扔了点葱花,洒了点盐巴,再添上水,等水开了,扔了一把挂面进去,就蹲在井台畔,等着面锅子开呢。

????小家伙系裤子的一点布头带子,眼看就要断了,那腰啊,细的就跟苏向晚刚来的时候的狗蛋似的。不过,现在狗蛋吃的好了,腰可比他的粗多了。

????眼看天已经中午了,苏向晚也饿啊,转身回到宋二花摆摊的地方,宋二花自己也正在做饭呢。

????一样的,清水里煮出来的面条,宋二花今天倒是挺热情,给小宋庄的妇女们一人下了一碗面。

????大家买了她的布,再吃她一碗面,小宋庄的妇女们全都可开心了,其乐融融的。

????苏向晚吃完了面,就问赵二虎:“你认不认识那个李承泽,就是这村子里,妇女主任谷南的干儿子?”

????“认识啊,怎么不认识。”二虎说:“我们就是他叫来的呢,他可厉害了,还能自己发电,还会做炮仗。”

????“炮仗?”苏向晚一听,眼睛就亮了:“咋个做炮仗?”

????宋二虎摇头说:“不知道他咋做的,反正,他自己做了炮仗给我,一个我给他三分钱,完了我自己卖五分,还能赚两分呢。”

????好吧,苏向晚对于谷南和李承泽,是愈发的好奇了。

????这小家伙,看来是从小就有些本领的。

????她说:“这不正好中午,你去把他叫来,我看看他,成不?”

????赵二虎有点不愿意:“那孩子吧,不太好搭话。”

????结果,苏向晚刚一抬头,就见个少年在自己面前站着呢:“阿姨,你找我干啥?”

????苏向晚一看,这不正是李承泽吗?

????小伙子还挺得意,但也满脸的戒备,离的远远儿的,手在搓他那条裤带头子:“我认识你,你叫苏向晚,你丈夫叫宋青山,是个团长。”

????苏向晚把这孩子给拉到了一个角落里,就问:“你知道我刚才在跟踪你?”

????李承泽抿了抿唇,说:“我家有俩样东西,还在你们手上呢,是你丈夫私吞的。”

????“谁跟你说的,我跟你又不认识,你有什么东西在我手上?”苏向晚故意反问。

????虽然看起来深沉老辣,但到底是个孩子,他说:“我外公的俩样东西。”

????苏向晚顿时就笑了:“小财迷。”原来说的是小玉藕和小玉西瓜。

????这小家伙跟驴蛋和狗蛋还不一样,他是属于特别有自尊心的那种,一下子脸就红了:“不是我自己财迷,那本来就是属于我外公的东西,他给了宋青山和宋庭秀,但我外公死的时候,他们都没有出现过,他们可是我外公的干儿子,我外公到死的时候,还在担心他们过的好不好。可他们跟别人都一样,只贪图我们家的财产。”

????却原来,他来到清水县,但是没有找宋庭秀兄弟的原因,是因为他到了以后,估计远距离观察了一下,觉得宋庭秀兄弟跟外面那些人一样,也想掌控他,并且拿他外公的财产,于是,在书里,就跟一群盗窃犯了,而现在,跟了谷南了。

????小伙子,倒是很有心机。

????苏向晚正色说:“那你知不知道,你太外公是个盗墓贼,而那两样东西,都是他从家的墓里头盗出来的,你要这样说,那墓的主人不也该来找你?”

????“这世界上又没有鬼。”小家伙理直气壮的呢。

????苏向晚说:“没鬼,但是,那也属于是公物,将来我要交到博物馆的,我还得劝你一句,不要老想些仇仇恨恨的,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完了。栽赃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说她偷人钱包这种事情,可不是满嘴说着大话的人能干的,你满嘴大话,你还栽赃我妹。”

????李承泽的脸红了一下,还想说啥呢,吱吱突然就抬手,在他腿上敲了一下:“吵,吵。”

????她这是不准李承泽和妈妈吵架。

????苏向晚记得原书中提过,说李承泽和吱吱的相遇是这样的,当时李承泽是在给公安抓捕的过程中,抢了吱吱当人质的。

????本来,出逃以后,人质就应该给放掉,或者杀掉,但是,他没有放,也没有杀吱吱,反而是一直带着她四处跑,把她当妹妹养着。

????到最后,把吱吱养到愿意死心踏地,为他而死的地步。

????苏向晚牢记一点,就是不想叫这个将来的毒贩子接触吱吱,但没想到这转眼,就让俩人碰上了。

????“对了,你昨天也一直是在跟踪我吧,不然怎么那么巧,百货商店,红专学校,我碰见你两次?”苏向晚再问李承泽。

????昨天他突然出现了两回,应该不是偶然,是那个谷南吧派他跟踪着她呢。

????李承泽脸红了红,但是没否认,只说:“她说,你这个女人心思可坏了,你家那几个孩子人也不怎么样,总之,你们家没好人。而且,我干妈的爸爸可是师长,整个省里数一数二的大官,你可不能把她给怎么样。她养着我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,我愿意帮她干任何事。”

????当然了,现在讲究的就是一个父亲英雄儿好汉,父亲软怂儿懒蛋,像他这种孩子,一般人是不敢养的。

????苏向晚现在已经能确定,谷南跟她一样,也是个穿越者了。

????原书中的谷南,确实是将来的省级干部,但是,她可没有嫁给宋庭秀,而现在这个,为了想嫁宋庭秀,专门让宋二花给自己做媒,又还栽赃苏向红,用的都是下三滥的手段。

????至于抚养李承泽,那更是一种投机。

????李承泽不想再多说,转身就准备要跑了:“我该走了,还有,如果你要把我的东西送到博物馆,那我就原谅你。我干妈现在要竞选当咱们县里的文化宣传员呢,她说,你们红星公社把你也报上去了,她不会让你当选,而且还会让你出丑,估计我得干点坏事,所以,现在,我先赔你一个东西。”

????小屁孩儿,还原谅,还赔东西?

????这是打一棍子,再给她一颗糖吗?

????而且,这小家伙显然良心未泯,但又不得不为了干妈而做事,看他纠结的那小样子,怎么那么可笑?

????“你和我说的话,你会告诉你干妈吗?”苏向晚看这家伙要跑,一把就给拽住了。

????李承泽唇都咬白了:“我肯定不会的,当然,你也不会知道我准备干什么,对吧?”

????吱吱正在契而不舍的,拿小拳头砸这个大哥哥呢,一下又一下,打不管用,索性就拿脚去踩,使劲的,踩着李承泽的两只破鞋子。

????苏向晚一松手,李承泽转身就跑。

????在红旗公社都呆了半天了,村里几个妇女都不想再呆,想回去了。

????苏向晚想了半天,走之前,专门跑到红旗公社的宣传栏前转了一圈,毕竟要是妇女主任,宣传栏就该是她负责的。而一个人的字,以及她写的东西,这是最能暴露一个人品型,以及习惯,来历,各方面的。

????结果没想到,一到宣传栏前,苏向晚就豁然开朗了:黑板上的字是个女人写的,而那手字,她比任何人都认识,为什么呢?

????因为她和堂妹苏小南俩是一起长大的,俩人小时候经常互抄作业,别人的字她或者认不出来,苏小南的字她认的再清楚没有了。

????好家伙,原来是苏小南穿过来了。

????而且,既然一直鬼鬼祟祟,悄悄摸摸的让个孩子跟踪她,那么,苏小南肯定也知道她穿过来了,肯定也非常怕她。

????本来,苏向晚一直觉得,自己只要带好了几个孩子,别的事情都是小富即安,没有求过一个走仕途,当干部.

????可是,苏小南想让她出丑,她可就不能忍了。

????竞选不可怕,谁落选谁尴尬。

????本来苏向晚都没想着当个文化宣传员的,但既然苏小南想跟她争,那咱就争一回?

????而苏向晚一直没搞懂,李承泽说要赔她个啥东西,结果,等她回到家,就发现,拖拉机的下面,绑着一只肥腾腾的大鹅呢。

????要放在上面,估计还能活,但是,因为他是绑在拖拉机的斗子下面,大鹅已经给吊死了。

????所以,这只大鹅应该是李承泽为了干妈,不得不让她出丑,但是,又赔给她的道歉礼物?

????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啊?

????宋青山今天回来的时候,就发现苏向晚看起来挺高兴。

????当然,妈妈的脸色,是家庭的晴雨表。

????妈妈开心,全家都高兴嘛。

????见妈妈正在宰大鹅,狗蛋就不停的擦着口水,看一眼,再擦一遍。

????“妈,这鹅咱们咋吃啊?”刚跟老牲头学了半天功夫的驴蛋一进门,就扑到大鹅面前来了。

????苏向晚拨光了毛,还得烫,还得用火烧,才能把只大鹅给处理干净:“铁锅炖大鹅,甭提多香了。”

????宋青山说:“谁给的?”

????苏向晚没说话,她总不能说,是李承泽给的吧。

????“对了,我要竞选咱乡的文化宣传员,这事儿你也知道知道吧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宋青山虽然对此没兴趣,但也得装出个有兴趣来:“是不是当选了以后,得整天四处汇报,搞宣传工作?”

????苏向晚嗯了一声:“大概吧,但我自信能平衡好家庭和孩子。”

????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宋青山再问。

????苏向晚倒是有点吃惊了:“你不反对?”

????宋青山回答的非常诚实:“我见过你给村民们开会,你要真的从政,会是一个好官员。”

????能活学活用的那种。

????就是可惜一点,她要带孩子,吱吱又还这么小,真正让她当官,估计现在她也没那个精力。

????那就暂时先哄两句好话吧,反正她爱听。

????正视了妻子片刻,宋青山说:“我这人向来不偏袒谁,就是东海和西岭,我也不会偏袒他们。但我觉得吧,你要走仕途,真的能造福一方百姓。”

????这男人,苏向晚心说,他怕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吧,马屁能拍的叫人这么舒袒?

????怎么办,身为穿越者。

????看着这么个愣头青,好想给他解锁一百种姿势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