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苏向晚。shubao22_la”是老牲头的声音:“驴蛋练功夫的底子,确实挺好的,你也甭恐吓我,我也不跟你说假话,这样,你不要当村支书了,好好在家带孩子,我就老老实实回咱们小宋庄,教驴蛋练点儿拳脚功夫,怎么样?”

????苏向晚还没说话呢,驴蛋特硬气的就转身了:“不就学个功夫嘛,我自己在家也能练,我爸还能教我呢,牲头爷爷,你要这样,我就不学了。”

????老牲头说:“反正我就是看不上一个女人当支书。”

????在那一瞬间,苏向晚是想骂人的。

????她想骂这个老牲头是个老古董,还想再咒两句,让他把他那三脚猫的功夫全带坟里去。

????但是,转念一想,她却说:“这样吧,好歹你先回村子,有任何事,咱们回了村再商量,成吗?”

????老牲头自己吧,其实是无所谓在哪儿的,他说:“驴蛋资质终究是不如刚才那个,不过任何天赋,都比不过勤学苦练,这样吧,我后天回村子,但是,我希望你苏向晚能辞了支书的工作,好好儿带孩子。”

????说着,他就又去收拾自己的垃圾了。

????吴公安挺纳闷的:“嫂子,刚才老牲头对你很不客气啊,你怎么一直脾气那么好,你就不生气?”

????“人吧,那怕你跟领袖犟气,只要你是对的,你就可以理直气壮,但面对孩子的老师的时候,一定要谦卑,知道为什么吗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小吴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????“大人尊师,孩子才能尊师,大人敬师,孩子才能敬师,这方面得以身作则,不然你给孩子拜了好老师,他也不一定会用功学,否则的话,我早骂人了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就为了点三脚猫的功夫,她好话都陪了几车了,这要上辈子的她,早翻脸了。

????不过,好在过程虽然稍微有点曲折,但是总算老牲头答应回村子了,这事儿也就罢了。

????驴蛋和狗蛋一看妈妈进了百货商场,一下俩人就乐的笑开了。

????还用说吗,妈妈肯定是想买点儿东西,然后去看住在红专学校的小姨。

????虽然说只是半个多月没见面,但俩孩子已经想小姨想的不行了。

????买了两块胰子,又买了两大包卫生纸,然后,苏向晚看来看去,看百货商店的柜台里有一条特别漂亮的纱巾,估计向红围着肯定好看,一问这条纱巾才需要五毛钱的布票,苏向晚赶忙就给买回来了。

????唉,上辈子,她对苏小南也有待苏向红这样的好。

????可惜啊,最后养出一个白眼狼来。

????钱小芳已经不在柜台上工作了,苏向晚问隔壁的柜员打听了一下,才知道,她本来是因为窝藏罪而给抓到公安局了的,但是,就现在的法律来说,她那个罪名,也是只需要羁押几天就可以出来的。

????所以,她现在应该还在清水县城,至于去了哪里,就没人知道了。

????虽然是周末,但是红专学校的大门却紧锁着呢,而且院子里静悄悄的,一个人都没有的样子。

????“叔叔,我们来找一下苏向红,请问,我们可以进去吗?”狗蛋现在是叫苏向晚专门培养着问路,打招呼,跟人交际的一个。

????这孩子胆小,多交际一点对他应该会有好处。

????看门的保安挺不耐烦的呢:“咱们红专学校里出了小偷,公安局的人正在调查案件,暂时不开放,快走吧。”

????狗蛋现在还挺有点江湖气儿,就打听上了:“谁偷了东西啊,偷了谁的东西?”

????“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,走走走,赶紧走。”保安不耐烦的说。

????狗蛋哼的一声:“叔叔,你这样对待小朋友是不对的,我们是祖国的花朵,我们是早上□□点钟的太阳,你应该要像对待大人一样尊重我。我叫宋西岭,你最好记住。”

????说着,狗蛋还给保安敬了个礼:“我很快就是少先队员啦,我先给你敬个礼吧。”

????保安咦的一声就站起来了:“这孩子倒是挺大方,宋西岭,好,我记住你了。我也给你敬个礼吧。”

????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,大概就是这么个说法了。

????狗蛋的努力让他得到了保安的尊重,虽然只是点细微的小变化,但这在狗蛋来说,那是了不得的事情。

????保安见苏向晚提着大包小包,估计是周末来看学生的,专门从传达室里走了出来,就跟苏向晚讲开了。

????听保安提起,苏向晚才知道,却原来,并不是学生偷了学生,而是有个学生,偷了外面的人的东西,现在公安局的人正在搜查她的宿舍呢。

????“是个女孩子吗,她叫什么名字?”苏向晚隐隐的,竟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因为苏向红原本周末是该回小宋庄的,没回去,会不会偷东西的就是苏向红?

????果然,保安说:“听说那个姑娘叫苏向红,昨天下午她去红旗公社劳动的时候,偷了人家妇联主任的钱包。”

????苏向晚瞬时脑子里就一个炸花:“那个妇女主任,是不是叫谷南?”

????保安这下摇头了:“这个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????恰好在这时候,宋庭秀在前面走着呢,苏向红跟在后头,小脸憋的通红的,就从学校里出来了。

????保安还在跟苏向晚说呢:“就这姑娘,你说说,进红专学校管吃管住,她的手咋就那么不干净,咋就想到要偷人家的东西呢。”

????苏向晚高声说:“这是我妹。”

????保安啊的一声,嘴巴长了老大。

????“我宋西岭从来不偷人家的东西,我小姨也不偷。”狗蛋声音特高,一字一顿的说。

????“姐,你咋来了?”苏向红一看见苏向晚,眼圈儿就红了:“我们昨天下乡劳动,我跟一个女同志一块儿劳动的,但我没想到,等我回来的时候,兜里有她的钱包,晚上我们又出不去,今天一早我刚准备去趟红旗公社,给她还钱包呢,结果她就报案了。”

????宋庭秀好像苏向晚几回见他,就总是红着脸的。

????他说:“对方也不是不能协调,那位小谷同志还在公安局等着呢,咱们去跟她解释清楚就完了,这不是多大的事情。”

????这时候,红专学校的门上已经围了很多学生了。

????苏向晚一看人多,索性高声说:“宋庭秀,究竟是偷了还是没偷,这事儿总该有个论断吧,什么叫协调一下,解释清楚,我们不接受这种情况下的协调和解释。”

????宋庭秀回头看了看苏向红,自己也脸红的厉害:“但是大嫂,钱包确实是在你家向红的手里。”

????“我现在不跟你说这个,你去把那个小谷同志给我叫来,在这儿断案子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苏向红赶忙说:“姐,还是去公安局吧,要是在这儿断案子,全校的人都会知道我偷东西的。”

????“偷东西这种事情,那是瞒就能瞒得过去的吗?”苏向晚劝苏向红呢:“你要知道,这种事情,公开断,你还能洗涮冤屈,要这样不明不白的,那怕最终私底下合解,全校的学生也要笑话你是个小偷。”

????宋庭秀想了想,也说:“既然向红坚信自己没偷,那就在你们学校断吧,我去吧那位小谷同志给喊来,你们在这儿等着。”

????苏向晚就纳闷了:“庭秀,你在公安局可是副局长,你们公安局虽然说现在人少,办案的公安人员也有几个吧,咋你一个副局长来处理这种事情?”

????宋庭秀一听,脸愈发的红了,往前走的时候慌张没看路,砰的一声,撞在一颗树上。

????这下倒好,站在门口围观的学生,还有被诬陷偷了钱包的苏向红,所有人都在笑呢。

????宋庭秀红着脸,一路小跑。

????进了红专学校,谷校长也在呢,还在跟苏向晚解释:“昨天晚上吧,向红就跟我说自己包里多了个钱包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对方就直接报案了。”

????她说着,端来了茶,见几个孩子渴的厉害,想起自己抽屉里有半包红糖,遂拿出来,一块块的敲开,给仨孩子,一人冲了一杯。

????这边,宋庭秀进了公安局,就问办公室里的小吴呢:“有一位姓谷的女同志,就是报案的那个,怎么,她不在吗?”

????小吴说:“中午就走了,怎么了?”

????宋庭秀颇有点气恼的说:“这人怎么这样,她不是说苏向红偷了自己钱包,来报案的吗,现在钱包我帮她找回来了,她怎么能自己走掉?”

????小吴也说:“那位女同志还带着个孩子,俩人挺奇怪,本来在公安局坐着呢,但是,你大嫂进来以后,那个小谷就悄悄的溜出去了,并且,再也没有回来。”

????谷南的钱包里其实也没有太多的东西,就只有两张两块钱的粮票,还有五张一块钱的人民币,就这点东西,按理来说也不够苏向红偷的,是吧。

????宋庭秀回了趟公安局,没找着人,就又往红专学校去了。

????“失主自己跑到公安局报了案,最后却自己回红旗公社了,钱也不要了?”苏向晚一听这话就笑了:“宋庭秀,你觉得这事儿它合理吗?”

????“不合理,要不,我去一趟红旗公社,把她给找来?”宋庭秀说。

????苏向红刚才出去上了个厕所,就听见厕所里,好几个女生在议论自己,说她是个贼呢,她绞着自己的双手,一言不发的坐着。

????苏向晚把钱包接了过来,看妹妹一副事以至此,估计自己在红专学校这四年都摆不脱一个偷钱包的贼的样子,站起来跟谷校长说:“谷校长,你是知道向红没有偷东西的,明天正好周一,这事儿,你能全校广播一下,帮她正个名声吗?”

????谷校长说:“可是,我也认不准向红到底偷了,还是没偷,这事儿你叫我怎么在全校广播?”

????苏向晚说:“她要真偷了,昨晚怎么可能把钱包交给你?”

????谷校长也有她的原则:“这个,我恐怕没有办法给你全校广播,除非对方承认她真的没有偷,才行。”

????苏向晚接过钱包,说:“向红,你先委屈两天吧,这事儿,姐非得给你查个不落石出不可。”

????她把烙的饼,衣服什么的,就全交给苏向红,然后准备要走了。

????谁知道这时,门口突然冒出个孩子来,声音特硬朗的,就说:“那个,我想澄清一下,我是证人,我可以确定钱包不是苏向红偷的。”

????这是校长办公室,谷校长和宋庭秀,还有苏向晚全在里头呢,一听外面有个孩子在说话,大家全都转头,想看外面到底是谁。

????结果,他们就看见,是个浑身打满补丁,但是衣服却洗的很干净的少年。

????“李承泽,你是不是叫李承泽?”苏向晚问。

????李承泽犹豫了一下,咬着唇说:“那个钱包是我放进去的,至于为什么我要放钱包,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们,但是,你们只要知道苏向红没偷就行了。”

????说着,这孩子居然转身就跑。

????苏向晚说:“驴蛋,驴蛋,赶紧把他给抓住。”

????但是,驴蛋还没来得及追呢,那小家伙跟股子烟似的,嗖的一下就窜着跑了。

????苏向晚问谷校长:“刚才那孩子都主动招供了,这下,你可以帮我家向红澄清事实了吧?”

????“我并不认识那个孩子啊。”谷校长说。

????苏向红赶忙说:“那就是谷南的干儿子,昨天劳动的时候,他一直跟谷南在一起呢。”

????故意放的,那就是栽赃了。

????谷校长想了想,还是说:“这样吧,明天早晨升国旗的时候,我帮向红澄清这事儿,至于这个钱包怎么办?”

????苏向晚说:“到时候,我还给谷南就成了。”

????要知道,原书中的谷南,那可是要走仕途的,一个诬赖下乡女学生偷钱包的人,她的品型,就配走仕途?

????这样的人,苏向晚又怎么可能不会她一会?

????鉴于班车实在太挤,从学校里出来以后,苏向晚就跑到宋青山他们的指挥中心,准备去搭宋青山的拖拉机回家呢。

????等了好一阵子,不见宋青山出来,她就抱着孩子进了指挥中心。

????操场上一帮战士正在跑操呢,苏向晚仔细看了,其中没有宋青山。

????估摸着,他应该是在水坝上,那她就蹭不到他的车了。

????她正大失所望,准备带着几个娃坐班车回家呢,就见宋青山的越野车呼啸着从外面进来了。

????小张公安一直在等他呢,见面直接就趴车窗子上了:“宋团,省军区从你这儿要不到钱见见的人,问我们调户口,要人呢,你给个准话,钱见见那人,你给不给省军区?”

????宋青山接过单子,一看钱见见要以扫雷特长兵的身份入伍,直接就把省军区的函给扔了:“放屁,要说扫雷,我是祖宗,我怎么就没发现钱见见有扫雷的特长,你直接电报回执,就说钱见见的腿断了,省军区真想调人,让他们抬着单架来,自己接。”

????那个钱小芳吧,还挺有点门路,虽然方高地死了,但她自己不知道怎么的,只关了几天羁押就出来了。

????现在为了把钱见见从水库上给弄出去,简直无所不用其极。

????宋青山觉得那女人有问题,一直盯着就准备要逮她丫的呢。

????他进了宿舍,就见家属全在里头,把吱吱一抱,拖拉机一开,全家人就回家了。

????这两天炕盘起来了,但是因为潮湿,还没法住,就仍然是驴蛋和狗蛋俩挤一张床,宋青山,吱吱和苏向晚仨人挤在一张床上。

????“我今天见着那个李承泽了。”苏向晚对宋青山说。

????宋青山顿了顿,说:“见谷南了吗,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她怎么会收养那孩子的?”

????苏向说:“明天把你的拖拉机留着给我开,我去红旗公社近距离的观察一下那个女同志,咱们再说吧。”

????“最好早一点。”宋青山说:“珍宝岛估计得有一战,我必须得去,走之前,咱把这事儿定下来。”

????“还真要仗打?”苏向晚两眼一亮,她不记得这时候有爆发过战争啊。

????宋青山很得意啊:“看吧,也有你不知道的吧。中苏马上就要开战了。”宋团摩拳豁豁,准备上战场了。

????苏向晚目前还不知道那个谷南是个什么来路呢。

????再者,就是那个李承泽,偷偷给苏向红的包里放了钱包,但是又跑到红专学校,自己来证明苏向红没偷东西,那是不是证明,那孩子良心未泯?

????一个良心未泯的孩子,在书里可是个毒贩子,要不要管,怎么办?

????“小苏?”宋青山顿了很久,突然说:“我知道你喜欢什么,而且,我已经给你弄来了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宋青山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身坐起来了:“你闭上眼睛,再睁开眼睛就看到了。”

????苏向晚真的闭上眼睛,再接着睁开眼睛,只见满室明亮。

????“灯,你居然给咱拉上了电灯?”苏向晚一声尖叫:“这是电灯啊,咱终于有电啦?”

????满室明亮,这简直是文明的一小步,苏向晚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大步啊。

????她实在是点够煤油灯了。

????看苏向晚眼睛都快要突出来了,宋青山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样子:“这不算什么,我还有大惊喜要给你呢,这汽油灯啊,就先凑和着,点着吧。”

????他现在是明白了,这女人有精神上的追求,也需要物质上的享受。

????但是,她其实特容易满足。

????只要她高兴,李承泽的事不就好说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