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他现在是不是在四处讨饭?”苏向晚说。shubao22.la

????宋青山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:“这你都知道?”

????苏向晚心说,我能不知道吗?

????李承泽,最开始是在云南的,但是,在他爷爷和他妈妈都死了之后,听妈妈说自己在清水县还有俩干舅舅,扒火车,就跑到清水县城来了。

????据书中所说,他应该是半路发现盗窃更适合自己,然后加入了盗窃团伙,开始了他的盗窃生涯。

????他生父是清海有名的十八家土司之一,在海西就有好几处山头,全是矿产,李师长的祖上又是跟着孙殿英盗过斗的,家产就甭提了,而他妈呢,考古学家,更甭提多厉害了。

????按原书,他不是玩打打杀杀的,自己画汇款单,能在现在这个年月从银行往外倒钱,还能自己手绘钱币粮票,一般人分辨不出来。

????总之,人家属于是教科书级别的犯罪。

????后来,有一个原本他外祖父的老部下,早知他身价不菲之后,想霸占他家的家产,他无奈之下跑到云南边境上,带着吱吱就走上了犯罪违法的道路。

????这大概就是李承泽的全部人生经历了。

????“确实在咱们清水县城,据说,是跟一个叫谷南的女同志在一起,在红旗公社一起下放劳动。”宋青山说。

????谷南,苏向晚于书中,是有印象的。

????师级干部家的女儿,从小就特别优秀,跟赵国栋一样,属于被重点培养的那一类人。

????准确的说,也叫做党的‘接班人’。

????她在将来,应该是跟赵国栋俩搭班子,要一直从清水县干到市一级,再到省上的女干部啊,她怎么会跟李承泽扯上干系?

????这就不是原书中的剧情了,苏向晚怎么觉得那么怪。

????“所以,李承泽已经来了,小苏,这样,我给你打个欠条,但咱们把那俩样东西交给那孩子,好不好?”宋青山说。

????苏向晚翻了个白眼:“不好,不给。”

????“你这也太无理取闹了吧,就算我欠你的钱,把东西给他,成吗?”宋青山说。

????苏向晚觉得这男人是不是傻啊:“你知不知道,那两块玉将来价值在千万以上?”

????宋青山对于钱是没有概念的:“那我就给你打上千万的欠条,我拿这辈子给你还,总成了吧?”

????直男癌,标准直男癌啊。

????苏向晚侧瞄着宋青山:“你能值多少钱?”

????宋青山说:“你不懂,不论珍宝岛还是台湾,只要一旦开战,我肯定是先谴部队,因为我的工作无人能够替代,只要我死了,荣誉,抚恤金,那全是你的。”

????要他真死了,她能拿两次抚恤金。

????见苏向晚无动于衷,他又说:“我这个人属于党,属于国家,因为是党和国家培养了我,但我一切的荣誉有你,军功章也有你的一半。”

????共和国的军人,苏向晚心说,又耿直,又可爱,可爱的让人想撸。

????但又耿直的,让人恨不能打死他。

????“东西呢,我是肯定会交到博物馆的,明白吗,因为那两样东西要给了别人,都会流出国门,我不会任由它们流出国门的。但是,你说那位谷南带着他,我倒想见见谷南,等我见过谷南,咱们再决定别的吧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宋青山头一回听到博物馆这一说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心里咯噔一下,才觉得,妻子跟原来,是真的不一样了。

????不过,怎么看,她都是她。

????想这些脑壳痛,他也就不想了。

????一大早,狗蛋和驴蛋俩又在看他们的小鸡崽子呢。

????“妈,它们一天一个样子啊。”驴蛋特认真的,捧着一只小鸡在撸毛毛:“我都等不及吃它了啊。”

????“它那么可爱,为什么你就那么想吃它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驴蛋把小鸡崽子往窝里一扔,说的理直气壮的:“因为它生来,就该是我吃的,就跟咱村的野猪崽子一样,都该被我们吃掉。”

????狗蛋相对心要更软一点:“妈,我吃之前会跟它告别的。”

????今天是周末。

????苏向晚虽然计划着要去看看谷南那个女同志,但是,在此之前,她还有件要紧的事儿,就是驴蛋想学功夫那事儿,一直以来因为忙,她还没抽到空儿办呢。

????苏向晚问驴蛋:“妈就问你,前阵子你还天天追着我,说要找老牲头学功夫呢,最近咋回事,拳也不练了,人也不追了?“

????驴蛋对此,可不认同:“我天天都在练沙袋,不过是你自己在上班,不知道而已。“

????苏向晚指着沙袋说:“那你就在我身上练两拳,我看看你的力道足不足。”

????驴蛋一副大人模样:“打别人可以,你是我妈,咋能打呢?”

????“没事,就你那点小拳头,真不能把我怎么样,来吧。”苏向晚特大方的,就说:“往肚子上打,不要惜力气,你肯定着得住。”

????驴蛋两只拳头一并:“那我可打了哦。”

????苏向晚说:“打吧。”

????她还屏着息防着呢,驴蛋一拳头捣过来,直接捣的她蹲在地上,半天差点没能起得来。

????“妈,你没事吧?”驴蛋也给吓坏了,不停的给她揉着肚子呢:“妈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????苏向晚深吸了口气,竖起了大拇指来:“不错,继续练。”

????她为了驴蛋的功夫,专门找过好几趟老牲头。

????不过,老牲头现在并不在村子里,而是在清水县城拣垃圾。

????而为什么老牲头不愿意回老家,而是要在城里拣垃圾呢。

????是因为他的老伴死了之后,一个人太过孤独,在村子里呆不惯的原因。

????要知道,现在的农村,多个人手就多个劳动力,当然,要能天天教驴蛋点功夫,老人也不止于太寂寞,是吧。

????而且,一个村子里的人要是一直在外面跑,万一被革委会的人抓住,那是得批评整个村子的。

????正好周末,为了给驴蛋找师傅,也为了把老牲头找回来,苏向晚专门洗了两年自己的衣服给向红带上,又给向红烙了几张大饼子,把班车一搭,就进城了。

????进了城,她当然是先找宋庭秀。

????他在公安局,对于街上的盲流人口吧,肯定会有一个摸底的。

????但是,在公安局,苏向晚居然没有找到宋庭秀。

????“嫂子,红专学校出了盗窃案,咱们宋副局亲自到红专学校去了。”小吴可热情了:“怎么样,要不要我带你们去那儿找他?”

????苏向晚讲明了自己的来意,直接就问小吴:“你们一直在城里,巡逻治安的时候,有没有见过一个头发花白,大概六十多岁,但是腰一点也不弯的老头子?”

????“你说的是老牲头吧?”公安局的小张抢着说:“嫂子,他一直在卫生院、红专学校,百货商店等地方忙着收垃圾呢,你要想找他啊,我带你去。”

????驴蛋赶忙就说:“好啊好啊,小张叔叔,你带我宋东海去吧。”

????“我宋西岭也要去。”狗蛋不甘示弱,赶忙就说。

????这俩孩子对于他们的小名,有一种莫大的怨念,现在是不论到了哪里,都得抢着,把自己的大名给说出来。

????“东海,西岭,是吧,我带你们去就成了。”小张说;‘得嘞,咱们走。“

????不过,就在这时,小吴说:“哎哎,小张,你不是还要协调钱见见的案子嘛,你得往三0七团去,带嫂子和咱的俩大侄子找人的事儿啊,我办就成了。”

????苏向晚一听钱见见三个字,耳朵就竖起来了:“钱见见,那不是在水库上劳改吗,谁准备把他给放出来吗?”

????小吴本着副局长的嫂子就是自己的嫂子,而宋团又是他最崇拜的人的原因,赶忙就跟苏向晚解释了起来。

????却原来,当天爆炸案发生之后,方高地死了,方金换失踪了。

????但是,这时候省军区突然来了调令,说要以特长兵的方式,征钱见见入伍。

????至于钱见见是个什么特长,小吴和小张当然不知道,再或者说,他究竟是从哪儿搭到省军区的线的,当然他们也不知道。

????他们只是负责提户口就完了。

????苏向晚吧,对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,并没有太大的偏见。

????但是,方金换,钱见见,这俩个人在她心目中,那就不是东西。

????她把这事儿记下来了,却再没说什么,转身,就从公安局出来了。

????跟着小吴找到百货商场的后面,果然,驴蛋就开始喊了:“牲头爷爷,牲头爷爷。”

????“这不是小宋庄的驴蛋儿?”老牲头正在拾垃圾呢,站起来就说。

????苏向晚上前,也叫了一声:“牲头叔。”

????谁知道老牲头突然就把脸拉下来了:“这不是苏向晚嘛,咋,你还没把你家的几个娃给打死?”

????苏向晚笑着说:“哪能呢,娃就该是用来疼的,打他们干啥?再说了,你在外头时间也久了,咱们回村吧。”

????老牲头正在收拾自己的垃圾呢,嘴里哼了一声,就说:“听说你现在还是小宋庄的村支书?我就说个实话,老虎坐厅堂,猴子当主簿,那样的村子,我就是宁饿死,我也不回去。”

????狗蛋也不知道咋形容:“牲头爷爷,我妈那时候打我们,是因为我爸不在的原因,但现在我爸回来了,我妈对我们可好了。”

????“一个妇人,哦,男人不在的时候就打娃,男人回来了就巴结着娃,你们知道这叫啥不?”老牲头指着狗蛋的鼻子说:“这叫嫌贫爱富,你懂不懂?”

????苏向晚一听,就知道这老头是个正义之士,宁折不弯的那种。

????而且,对于他的这套见地,不知道为什么,她还挺认同的呢:“是,一个女人既然生了娃,就该对娃好,要连自己的娃都养不好,她就不配做个女人。”

????“你现在说这话,是给青山听的吧,可惜啊,我老牲头早就看准了,你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。”

????好吧,这一点苏向晚不赞同了。

????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牲头叔,女人贪慕虚荣可没啥错,你要看不惯,你就别看,但是,你今天必须跟我回村子。”虽然说想给驴蛋请师傅,但苏向晚可没有想着,要巴结这老爷子。

????老牲头一下就人激怒了:“我要不回呢?”

????“那我现在就到公安局报案,说你原本是我们小宋庄的村民,但是不愿意回村子,你逃避劳动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老牲头更生气了:“我就逃避劳动了,大不了让县公安局的把我抓监狱里呆上几天,还有人管饭呢。“

????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多好的事儿?

????苏向晚给这老头气笑了,竖起大拇指说:“你行,你犟,但是,你要知道,你可是丢了一个特好的,能继承你功夫的苗子,到时候死在监狱里,一身拳脚无人继承,你就后悔去吧。”

????这种软硬不吃的老骨头,就得对症下药。

????苏向晚一揽驴蛋,就说:“宋东海,咱们走,反正你老牲头爷爷有一身的功夫,他就宁可跟自己一起埋坟里去,也不愿意教你,这事儿啊,它强求不得。”

????“你真说驴蛋是个练功夫的好苗子?”果然,老牲头一下就上钩了:“来,驴蛋,你来捣我一拳试试。”

????驴蛋心情特紧张,转身问苏向晚呢:“要一拳捣死了怎么办?”

????苏向晚小声说:“你捣不死他的,没事,放心捣吧。”

????驴蛋深吸了一口气,走到老牲头面前,真的使劲了全身力气一拳打出去,老牲头的手可快了,一把,就把他的手给抓住了,嘴里哟的一声:“这孩子手里头的劲儿,可以。”

????苏向晚颇有几分得意,但是,也只笑了笑。

????老牲头却来兴趣了,那不看旁边有一个大概一米二高的台子,拍了拍台子,就说:“来,驴蛋,跳上去,让我看看你的腿劲儿。”

????驴蛋拿手比了比,发现这台子差不多跟自己一样高啊,回头就说:“不行,太高了,这我跳不上去。”

????“你要跳不上去,那你的腿上就没劲儿,我也不愿意收你。”老牲头颇为遗憾的,就说。

????苏向晚觉得,老牲头这是在强辞夺理吧。

????她量了量台子,说:“牲头叔,这怕是个大人也跳不上去吧,更何况孩子?”

????但就在这时,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孩子,他什么话也没说,往后跑了几步,冲到台子前,两腿一跃,还真的就跳上去了。

????不但苏向晚目瞪口呆,就连吴公安的嘴都长大了:“这哪来的孩子,两条腿上有这么大的力气?”

????那站在台子上的少年大概十岁左右,黑黑的,瘦瘦的,个头挺高,抱着双臂,居高临下,冷冷的看着苏向晚呢。

????“李承泽,你有没有脑子,赶紧给我回来?”有个女人不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。

????这少年皱了皱眉头,立刻就从台子上跳了下去,头也不回的,跑了。

????李承泽?

????苏向晚惊的回头,心说,那不就是那个,将来要拱她的吱吱的,小野猪崽子?

????小王八蛋,这就直接出现在她面前了?

????她赶忙回头,紧追了几步,但等绕过百货商店的门的时候,却没发现这前面有任何人。

????她记得宋青山说过,这个李承泽是由谷南抚养着呢。

????可是,刚才就只凭那一声喊的语气,显然,那个女人对李承泽很是不耐烦。

????她就是谷南吗?

????要不要再追过去看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