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宋青山于是把吴公安的诗给读了一遍。shubao22_la

????“打油诗?”苏向晚听完,笑的差点没喘过气来:“你这分明就是一首打油诗。”

????然后,苏向晚就收到了,来自于宋青山的,死亡凝视。

????不对,应该是给予吴公安的,死亡凝视。

????赶在收麦子之前,宋青山的简单机械送回来了。

????其实很简单,就是给现在大家用的镰刀加了一个手柄,然后,又在下面加了一个铁做的大铲子,这样,大家收麦子的时候,就不必蹲在地上,或者是弯腰了,直接站着就可以收麦子。

????六月火红的阳光啊,一照,麦粒争相脱壳而出,但是,因为镰刀下面有一个大铲,麦粒不会掉到地里面捡不出来,会直接掉到铲子里头。

????就跟拖拉机架着的犁一样,这种简易的,但是又机械化的劳具,大大提高了收割率,原本社员们一天割一亩地就是极限了,现在一天一个社员至少要割两亩地的麦子。

????别的支队的社员们还在地里辛勤劳动的时候,小宋庄的社员们早早的收完了麦子,由拖拉机一拉,已经全收到麦场里了。

????林书红做为大队书记,原来不怎么能看得上苏向晚的工作,直到麦子丰收的时候,才真正重视起她这个支书来。

????不但自己重视,他还带着各个支队的支队长,到小宋庄来学习,参观,想把整个大队的产量给搞上去。

????对此,苏向晚也不藏私,把肥料的配方全交给林书红,就连农具的模子图纸,一块儿交给了他。

????今年来不及了,但明年,整个大队都可以照着小宋庄的模式来进行量产,对吧。

????林书红开心的什么似的,号召村支书们学习完了,还一力推选苏向晚,帮她报名,让她参加新兴乡文化选传员的选拨。

????要知道,文化宣传员可就彻底不需要下地了,而且吧,一月跟工人一样,有十八块钱的工资呢。

????苏向晚要是真的当选,可就正式的迈入工薪阶层了,那意义可是划时代的啊。

????不过,这天小金贵来蹭饭的时候,就很不高兴,一直尾随着苏向晚转来转去呢。

????驴蛋和狗蛋吧,虽然把他当兄弟,但没有到可以一起分享妈妈的爱,以及,天天接受他蹭饭的程度,对吧。

????驴蛋就特好心好意的说:“金贵,原来你在我家蹭饭是因为老房没人,现在你妈回来了,你也该回你家吃饭了吧?”

????金贵答的干脆着呢:“我三妈丢下小宋福悄悄跑了,我奶天天哭,我妈也天天在哭,家里现在是我外公在做饭,做的又不好吃,我才不回去呢,我就要在你家蹭饭。”

????苏向晚就好奇了:“你奶哭是因为她的宝贝大外甥没了,你妈为啥哭?”

????金贵悄眯眯的说:“大舅妈,我告诉你,你可不能告诉别人。我妈想跟那个王占风结婚,但是王占风悄悄的跑啦。”

????“你妈是不是还又呕又吐的?苏向晚问。

????金贵点头如捣蒜:“可不,吐的特别厉害。”

????还用说吗,宋青玉这是怀上了。

????而老太太呢,自从听说金换死了以后,就彻底哑巴了。

????她总是痴痴望着窗外,眼睛都快看瞎了。

????说实话,要宋青山把方金换抓起来公审,老太太都不会如此痛彻心肺,她还会说,老大和老二都在当官,为啥不帮帮大外甥,肯定是他俩的错。

????但是,照新闻来说,方金换自己偷炸/药,又在两个舅舅围捕的时候,自己悄悄跑上大坝,最后,是不知道怎么自己引燃了炸/药,然后把自己给炸了个粉身碎骨的。

????一步一步,那路可全是自己走的啊。

????这在老太太的心里,就成过不去的坎儿了。

????她没法怪怨任何人,就只能不停的责怪自己,越想,越发现是自己把孩子给教坏了。

????这就跟钝刀子割肉似的,一次割不利,还时时的疼着。

????当然了,方苞玉听说宋老三入狱以后,悄悄儿的就跑了,宋青玉又悄悄怀上了身孕,全家子现在静悄悄的,任人欺负,连个屁都不敢放呢。

????这就是老宋家人的出息,在自已家的人跟前耀武扬威的,被外人欺负了,却悄悄的夹着,只当做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似的。

????大清早的,苏向晚在大路边就把宋青玉给拦住了,见她包着头巾,就问:“青玉,你不在村里劳动,这是想去干啥?”

????“大嫂,我跟赵国栋请过假的,我有点事儿要进城,你就甭问了。”宋青玉说。

????“怀上了,想跑县卫生院打掉去?”苏向晚反问。

????宋青玉愣了一下,眼圈儿就红了:“大嫂,这跟你没关系吧,反正我这辈子又不嫁人了,我就只守着我金贵。”

????金换没死的时候,青玉都没把金贵的教育当回事儿过,直到金换没了,报纸上一天天的说着,宋大花整天以泪洗面,就连原来整天只是想着新衣服,新口红的方彩旗最近都瘦了两大圈,连门都不敢出了,整天在家窝着。

????宋青玉才发现,相比于给自己找个对象,似乎对金贵的教育更重要。

????而这时候,前阵子跟她鬼混的那个知青王占风又跑了,她居然也没想着追人,悄悄的准备把这事儿闷下来,然后把孩子一打,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呢。

????“当初,老房举报我们不该住劳改点,就是王占风教你的吧?”苏向晚反问宋青玉。

????宋青玉咬了咬牙,却也点了点头,但同时说:“大嫂,那事儿跟我没关系,是王占风和方苞玉几个和伙儿干的。”

????“你甭跟我说那些,你就告诉我,王占风去哪了?”苏向晚反问。

????宋青玉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,我要知道了,至少问他要几个钱买营养品吧。”

????说着,她就急匆匆的走了。

????当然了,宋二花的丈夫赵援山就在县卫生院,宋青玉不过去打个胎而已,那都不算太大的事情。

????不过,苏向晚可没打算放过那个王占风。

????那明显就是个老油子的知青,专门在农村祸害小姑娘,小媳妇儿的。

????苏向晚还以为,找他要花点儿时间呢。

????没想到晚上宋青山回来的时候她一提,第二天傍晚,宋青山就说自己找着人了。

????“不错啊宋团,你从哪儿把他给找着的?”苏向晚就问。

????宋青山说:“在我们大坝外面鬼鬼祟祟的游荡呢,据刘向党说,他最近加入了红旗公社,而红旗公社离我们大坝特别近,当时我就给抓起来,关禁闭室了。不过,你说他真让青玉怀上了?”

????苏向晚说:“问你妹吧。”

????宋青山也知道,苏向晚对于老房的人,向来全无好感的,就说:“行了,你甭管了,这事儿我来处理就行了。”

????“不行,你得把他给我带回来。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宋青山就愣住了:“你这是,想替青玉出头?”

????苏向晚直接就笑了:“宋青玉原来对我什么样子,我又何至于替她出头?只不过,我还是小宋庄的村支书呢,身为村支书,村里的小媳妇大姑娘给人欺负了,这事儿我不能不管。”

????“那你准备怎么管?”宋青山问。

????苏向晚白了他一眼:“这事儿吧,估计还得你先把王占风给揍上一顿,揍服了才行。”

????老房里,老太太听说跑掉的王占风又给抓回来之后,顿时也振奋了不少。

????不过她觉得吧,当初她和青玉几个那么苛待过苏向晚,苏向晚肯定是要把青玉的事情传扬的人尽皆知,让整个老宋家都丢脸。

????但是,老太太哑巴了呀,她又说不出话来,她就急的啊,拄着个棍子,在麦场上乱转呢。

????而村子里呢,还有好几个知道王占风和宋青玉俩关系的,听说王占风给抓回来了,也是翘首以待的等着呢,估计苏向晚得开个批/斗大会,然后把自己的小姑子宋青玉也给批上一回。

????没想到,傍晚大家全坐到大麦场上,等着看宣扬,看批/斗的时候,就见王占风穿着小花棉袄,脸上还抹着两点红,头上包着个花头巾,就从台子后面转出来了。

????他边走,还边在看后面呢。

????当然,后面有宋青山的拳头啊,叫他不得不往前走。

????“十八的姑娘一朵花,我王占风恰好就是那朵花,因为农村穷又苦,国家给咱们派了知青来,知青有好也有坏,而我恰恰就碰上了个坏知青……”

????台下的人全都笑的要乐死了,宋建国还高声吼着问呢:“坏知青长啥样儿?”

????王占风回头看了一眼后面,看宋青山背着双手,熊瞎子似的在后面站着呢,哭丧着脸说:“好知青天天去劳动,坏知青天天睡懒觉。好知青只愿意帮大娘,坏知青整天凑着小媳妇儿。”

????台下的人直接笑死了:“王占风,你说的可不就是你自己吗?”

????“坏知青嘴巴油又甜,手脚它也不干净,万一害我犯错误,对不起爹和娘,我更对不起党。”王占风哭哭啼啼的,又委屈,简直跟个小媳妇一模一样。

????村里有几个小媳妇儿,王占风就勾搭过几个,只不过人家都不愿意理他,就宋青玉理了他而已。

????台子上他还在连念边唱呢,台下的社员们早都扔不住,脱了臭鞋子就往台子上飞了。

????当然,现在的社员们还很愚昧,你给他们讲大道理,他们是听不来的。

????这样来个顺口溜,再让王占风活灵活现的演一下,不伤及村子里女社员们的名声,大家会声一笑,紧接着,孩子们已经学着王占风的口气就唱开了。

????这么一首打油诗,你还甭说,真要流传开来,得挽救不少会给坏知青勾搭的,妇女同志呢。

????等王占风唱完了,当然就由民兵们把他给押下去了,村里有劳改点,红星公社还有专门的劳改队,像他这种人,身为知青而偷偷逃跑,躲避劳动,两年的劳改是少不了的。

????今天还要开个大会,也是苏向晚一直以来,酝酿了很久的一个会,所以,把王占风押下去以后,她就上台子了。

????宋青山不知道妻子在村子里影响力究竟有多大,没敢走,特地从台子后面转了出来,就在前面站着呢。

????毕竟他现在是个团长,有他镇场子,一般来说,哪怕有反对的声音,大家也不敢发出来。

????而今天呢,大家讨论的议题,则是很多人反应,说现在家家户户都在悄悄养鸡养鸭,关于这事儿,他们当然想听听领导的看法。

????原本吧,苏向晚虽然是个村支书,但是一般该出风头的事儿,都是让赵国栋去的,自己不发言。

????不过,养鸡养鸭虽然是小事,但是,它触及到了苏向晚的切身利益啊。

????所以,她专门上了台子,就说:“政策里是说,一切归国有,一切是公产,但是,生产还是要以村社,以及小组的形式来展开,那么,我们家家结成一个生产小组,到时候产生出效益来,归集体一半不就行了?有人说咱们私底下养殖就是违反政策,这个是不对的,只要咱们把一家一户定成一个小生产组,咱们私底下不论养鸡还是养猪,就都是合法,合政策的。但是,出了小宋庄,你们可不能说咱们是家里养,得说,是小的生产组在养,明白吗?”

????“政策真的是这么讲的?”孙淑芬有点不相信。

????苏向晚笃定的说:“那是因为你没有吃透政策而已,要真说政策,它确实就是这么讲的。”

????村民们一个看着一个,不由的心中惊叹啊,心说,支书这话说的好,一家一个生产组,看似还是组,但其实吧,生产了多少,还不是由自己说了算?

????这样,家家户户不就能有点余粮,能有个小金库了,这种私底下悄悄发闷财的事情,又有谁愿意往外说。

????赵国栋站在远处,抱臂一直看着呢。

????事实上,他在小宋庄的锻炼马上就要结束了,接下来,他将进入县委常委班子。

????而他父亲呢,一直在全省物色一个,能和他一起把清水县的政务工作给搞起来的得力人选,这个人吧,得从基层选拨,并且还得是个女同志,毕竟不论时局再怎么乱,政府的职能部门不能松懈,生产一定要搞上去。

????而一个女县委常委,又是一个县不可或缺的。

????现在省上最热门的,是一个叫做谷南的,正在红旗公社当妇女主任的女同志。

????不出意外的话,将由她和赵国栋搭班子,做清水县下一届的行政事务。

????但是,赵国栋觉得,不论那个谷南有多么的出色,在他这儿,他仍然会选择苏向晚搭班子。

????因为这个女同志,不论于行政工作,还是政务工作上,都实在是太雷利风行,太擅长于解决工作事务了。

????所以,今天晚上回到宿舍,赵国栋立即就给父亲写了一封信,把苏向晚工作中的情况,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。

????然后,在信尾他提了一句:在我看来,县一级的生产工作,非苏向晚而不能胜任。县委常委要真的需要一个女常委,那就非她莫数。

????宋青山还回了趟老房,你还甭说,因为今天苏向晚没把宋青玉的事情当着大家伙的面提出来,而且还狠狠整治了那个王占风,老太太可算大松了一口气。

????但是,她怕啊,毕竟现在苏向晚在村子里,那是说一不二的村支书。

????老太太是真怕她要给自己,要给青玉穿小鞋,为着这个,只能是装着怂,怕要引起苏向晚的注意。

????家里,苏向晚都睡下了,就听见男人进门的声音。

????坐到床边,宋青山郑重其事的说:“诗歌那一茬子咱们就不提了,永远也不准再提,我今天有个更好的东西要给你。”

????苏向晚看他一直提着个行李包呢,顿时眼前一亮:“啥好东西?”

????要知道,上辈子苏向晚最大的爱好,就是有人送礼物给自己。

????人不嫌礼少嘛,这是人之常情。

????宋青山从包里翻出个东西来:“我专门托侯清跃买的,咋样,漂亮吧?”

????一件布拉吉,也叫连衣裙,颜色倒是很漂亮,是苏向晚最喜欢的,白底,黑点子,但是,等宋青山把连衣裙给展开,苏向晚的笑容就渐渐凝固了:“这是个被套吧?”

????“你想要的布拉吉,而且,你不是喜欢最大的?”宋青山一本正经,脱了衣服,伸展着自己的肌肉呢,不止肌肉诱人,他是板寸头,面貌刚毅,两条腿笔直,身姿一板一眼,脱衣服都跟机器似的,标准的军人。

????“这件大吧,最大码。”

????侯清跃,那可是侯清华的妹妹啊。

????也是一直以来,那个女人都是对宋青山心存着爱慕的,并且,愿意为他做任何事。

????苏向晚捧过裙子,说:“宋青山,侯清跃有没有来信问你,粮食够不够吃?”

????“问了,她还说,要不够,她给咱寄一点。”宋青山说。

????“粮食就不用了,要她愿意,让她给我多带几盒上海化妆品厂生产的百雀羚吧。”苏向晚笑着说。

????“我和侯清跃同志保持书信往来,你不会生气吧?”宋青山在这方面显然非常自觉,怕自己跟个女同志有书信往来,家属要生气。

????苏向晚大度着呢:“不会,怎么会呢,百雀羚是一样,将来我有什么要的好东西,还得麻烦侯大姐呢,这实在不算什么大事儿。”

????宋青山这个棒槌,居然让他的红颜知已给她带裙子,还要了个最大的码。

????估计在侯清跃的心里,她是整个共和国最胖的胖子吧。

????不错,苏向晚心说:我上辈子一直就是因为太优秀而让别的女同志们倍受打击,这下倒好,等将来侯清跃见了我,她得经受多大的打击啊。

????我这么美,又这么优秀,还这么年青,这么瘦。

????不过,宋青山还没准备结束今天的卧谈会呢。

????本着送样东西讨好一下家属,就必须提点要求的原则,他说:“那孩子真叫李承泽,据说是拜了个干妈,但我听来听去,都觉得他那个干妈不怎么样,你能不能至少去看看他?”

????李承泽?

????不真是将来要拱吱吱的那头坏野猪?

????苏向晚猛的一下就翻坐起来了:“你准备让我现在就提着棍子去,把他给抽死。”

????于是,再度的,她又收到了来自宋青山的,死亡凝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