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宋青山和宋庭秀俩兄弟连夜进城去了。shubao22.la

????苏向晚带着仨孩子在老房吃饱了饭,正准备要走呢,老太太把她给拦住了。

????“你个窝家婆娘,你还是支书呢,青山答应给庭秀的五十块,是不是你给私藏起来了,我问你。”

????苏向晚老实说:“是。”

????老太太气的啊,咬着牙呢:“我明天就到大队公社去告你,说你身为村支书,苛待婆婆,我要让你这官当不下去。”

????宋大爷说:“向晚支书当的挺好的,要再换个别人来当,还不如向晚呢。”

????“可她不给我钱,她拿了我的五十块。”老太太吼着说。

????苏向晚看小金贵坐在那儿,正在看狗蛋和驴蛋两兄弟舔糖吃,看起来是真的挺可怜的,人宋福吧,毕竟外公家有钱,饿了馋了,外公会给,金贵是自打老太太没钱了之后,生活水平下降最高的一个。

????他趁着狗蛋给吱吱喂糖的时候,突然伸手在狗蛋的糖上面沾了沾手指头,然后猛的,唆着那根手指头呢。

????“你要记得当初你是怎么对我的,怎么骗我的,你就该知道,我除了棺材钱,一分都不会再给你,要告你就告去,我巴不得你去告呢,咱们正好掰扯掰扯,一个老太太在儿媳妇给孩子喂血的时候,她是怎么揣着四千多块的大存折,一分也不给儿媳妇的。”苏向晚眉头也不抬,淡淡的说。

????老太太不怕别的,确实,就怕苏向晚要把这个说出去,气的啊,揉着胸膛,半边脸突然慢慢的,就垮下来了。

????她本来可以进城,本来可以管庭秀的钱,要有庭秀的那份子钱,继续来补贴青玉和老三两家子的。

????可是苏向晚这么一闹,青山不但不给老二钱,还要把她扣在村子里。

????那她还怎么管庭秀的工资?

????老太太的心烂了,脑子砰砰乱跳啊,还是给宋大爷扶着,回房,才躺到了炕上去了。

????老大爷还在劝呢:“庭秀工作来的不容易,你的毛病我又不是不知道,到人公安局的家属院里一乱传乱说,你想着只是骂骂向晚,可是你不想一想,到时候有人万一要整庭秀,那不是就害死他啦?”

????老太太也有她的道理啊:“我也往部队上告过,不也没啥事?”

????老爷子劝不了老太太,突然想起自留地里新种的红芪还没浇水,跑着,就浇水去了。

????宋青山是一直不在家,真没听说过方高地那么个王八蛋,还能打他大姐的。

????在路上就有点儿生气:“庭秀,你原来不知道大姐挨打的事儿?”

????庭秀闷声闷气的说:“大姐跟我说过两回,但是,妈的意思是换亲,况且方高地认错认的好,没必要离婚。”

????“妈说没必要离婚,你就不管啦?”宋青山问。

????宋庭秀咬了咬牙:“妈说没事儿,就是小打小闹。”当然了,他是最听老太太话的一个嘛。

????俩兄弟一脚踹开门,凌乱的屋子里,晚上,灯黑着呢。

????宋青山轻轻唤了一声:“大姐。”

????屋子里一个微弱的声音:“我在呢,谁,是青山吗?”

????一个女人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把灯拉开了,见是宋青山,一把就把他的脸给捧上了:“还真是青山,姐在北京就听说你活着呢,你是不知道姐有多高兴。”

????是,是宋青山的大姐宋大花,脸上也好好儿的,但是,一直捂着肚子呢。

????“彩旗呢,咋也不在?”宋青山说。

????宋大花皱着眉头说:“去他奶奶家了,我好着呢,就是工作太累,想多睡会儿。”

????宋庭秀说:“听说我大姐夫打你了,有这事没有?”

????宋大花赶忙摇头:“没的事儿,你们要不要吃饭,我起来给你们做?”

????宋庭秀看着他哥呢:“咋办?”毕竟俩都是兄弟,总不好掀起来看姐姐的伤,对吧?

????宋青山说:“没事,咱们回吧,让姐休息。”

????结果,庭秀刚往外走呢,宋青山突然折了回去,一把,就把宋大花背上的毛衣给掀起来了。

????“就这,你还说没打?”背上全是拳头捣出来的,一个个的青印子。

????宋大花使劲往下拽着衣服:“没事,我也打他了,你们俩快回吧,这事儿就甭管了,成吗?”

????就在这时,外面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呢。

????宋大花赶忙就说:“别闹,你们俩别闹,要不然,你俩走了他还得打我,真的。”

????但这时候已经晚了,宋青山就在门上瞅着呢,只等看清楚进来的果然是方高地,一把撕住领子,就给拖进来了。

????宋庭秀因为愤怒,一拳就要往方高地的脸上打呢,却叫宋青山一把给捞住了:“你疯了吧老二,不能打脸。”

????“那打啥?”宋庭秀说。

????宋青山四顾看着,见方高地在挣扎,提起一把凳子,说:“把他的腿给我架开,嘴捂上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半个小时后。

????“姐夫,我们打你了吗?”宋青山手搂着方高地还没掉光的那几根头发呢。

????方高地摇头呢:“没有。”

????“还想跟我姐过吗?”宋青山再问。

????方高地猛然点头,但连忙又摇头:“不过了,不敢过了。”

????宋青山站了起来,看宋大花在卧室门上站着呢,低声说:“往后他应该不敢再打你了,赶紧把婚离了去,庭秀现在在公安局是副局长,副局长的姐姐被人打,这不笑话吗?”

????宋大花点着头呢,却轻轻的叹了一声:“就怕俩孩子不愿意跟我。”

????宋青山于是又问了一句:“听说金换现在也无法无天的?”

????“他还在外头呢,我劝他暂时不要回来。”宋大花说。

????宋青山说:“要真的孩子品型不好,那得调,姐,咱不能惯孩子,明白吧?”

????宋大花哪没调啊,她跟儿子那是对打,可是,儿子才十五的人,个头比她高,长的比她壮,她打不过啊。

????不过,这事儿属于是家务事,宋大花也就不跟宋青山说了。

????水库合扰之后,就是蓄水期了,宋青山的主要工作也就不在水库上,而是转移到位于县政府的指挥中心了。

????所以,他最近一直在指挥中心,庭秀又在公安局,倒不怕方高地敢跳腾,当然,重要的是,他基本上又可以天天下往就回家了。

????这晚,宋青山晚上下班刚回来,迎面就碰上宋建国。

????“建国,怎么这么乐?”宋青山停了拖拉机,下来打招呼。

????宋建国咧嘴一笑,居然溜,溜下好长一串口水来:“青山,我得赶紧到乡上接知青们去,还有,咱的猪啊,生了一窝子七个小崽子呢。”

????七只小猪崽子啊,野猪和家猪的混和品种,生出来之后,全村人都轰动了,因为,果然这些小野猪崽子们吃食特别糙,把苞谷杆子磨成粉了,缠上点菜它们就肯吃。

????而且吧,隔壁大宋庄和苏家庄的人听说小宋庄有头能配种的野猪以后,也直忙到县上买了母猪回来,绑在板车上,推到小宋庄来配种。

????黑野猪威风凛凛的,巡着栏子呢,护着自已那刚产了崽的母猪,谁也不准靠近。

????至于别的母猪来了,它也无动于衷,任凭宋齐打着,赶着,喊着,就是不肯配种。

????“青山,听说原来就是你帮着配的种,你帮我配个种吧?”大宋庄的支书宋国庆说。

????宋青山刚从拖拉机上下来,冷冷扫了宋国庆一眼,啥也没说,转身,进门了。

????结果,家里,苏向晚正在做肉呢。

????特别好的五花肉,她全给切成了块子,拿红糖裹了,直接就在锅里炖。

????“我宋西岭可不会告诉爸爸,这是啥哪来的肉”狗蛋特肯定的,就说。

????“宋西岭,你妈究竟哪来的肉。”宋青山问。

????狗蛋赶忙说:“大宋庄的村支书为了配种提来的呀,爸,你帮人配种了没?”

????宋青山看着苏向晚呢,苏向晚也说:“赶紧啊,帮忙给人配种去。”

????“不配。”宋青山特干脆的,就说。

????苏向晚追着他进门了:“人大宋庄给了咱肉,说谁能帮配成功,这肉就给谁呢,你不配,让我咋吃肉?”

????宋青山转身,就把苏向晚给堵住了:“小苏向志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????“宋青山啊,驴蛋爸,狗蛋爸,咋啦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宋青山抿了抿唇,特无奈的说:“三0七团团长帮猪配种,这事儿,你觉得要传到部队上,我还能做人吗?”

????好吧,原来是为了这个。

????肉都已经吃了,苏向晚出去一看,那边野猪死活不肯配种,一群人还在那儿忙碌着呢。大宋庄的村支书没办法,最终还是苏向晚答应他,到时候用村里的公驴,免费帮他们配驴种,这事儿才算完了。

????“对了,你们进城,打方高地了吗,有没有把他给揍死?”回到家来,苏向晚就又问宋青山。

????宋青山扯了扯唇:“我们是有公职的人,怎么可能动不动就上手打人,我们是文明人,不打人的。”

????确实没打,但方高地下不了床了是真的,不,应该说,他可能有两三个月的时间,都得宋大花来伺候了。

????而那个伤呢,他还不敢告诉别人。

????喜欢家暴的男人,宋青山就给他以牙还牙,他不敢说出去的伤。

????“窝囊废,自己的姐姐给人打了你们都不敢收拾,白长了这么高的个头,你不打,宋庭秀也不打?”苏向晚一听就生气了。

????宋青山笑了笑,没说话,转身就出来了。

????不过,刚一出来,他就听说老房里,老太太中风了,腿倒还好,就是手麻脚麻,半边脸不会动了。

????咋办,那当然是赶紧送医院啊。

????不过,要走的时候,宋青山就发现,自己兜里没有一分钱。

????没钱,又怎么送老娘去医院。

????苏向晚看了半天,从兜里掏了五十块钱出来,给了宋青山。

????好吧,估计是给她气中风的,那她很乐意给这个钱,真的。

????老太太在医院里躺了大概五六天吧,就回来了。

????其实也没啥事儿,这种梗嘛,慢慢的梗,老太太从今往后,就没有那么利索的手脚,得吃药不说,还得拄着棍子喽。

????劳改点来了总共三个知青,来了之后,当然是先开会,然后就加入劳动。

????而地主家的大院子呢,一人占了一间,这院子里啊,它顿时就热闹起来了。

????大概再过了两个月吧,宋青山他们用工地上的残羹剩饭、骨头残渣等物研发出来的有机肥,就由宋青山自己,一车车的拉到小宋庄来了。

????因为是示范田嘛,苏向晚也没跟大队和乡里先汇报,打算把肥施上,让这一季的谷子和糜子,豆子先丰收了再说。

????宋青山在苏向晚跟前蔫蔫的,在外面脾气可不算好。

????小知青们一开始还闹着玩呢,因为看苏向晚年青嘛,虽然听说她是支书,但也不咋尊重,这时候,宋青山黑着脸训了几回,到底一个个的听话了不少。

????而就在苏向晚以为,宋青山已经接受她不是原身,可以相安无事过日子的时候,没想到这天夜里,他回来之后,居然给她买了个盒子。

????苏向晚扳开一看,里面装着枚戒指呢。

????不是金的,是银戒指,给了之后,他躺倒在上炕,就睡下了。

????“宋青山,你什么意思啊你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宋青山两手握的,跟怀里抱着钢枪似的呢:“戒指,咱结婚的时候没买戒指,我给你买了一个。”

????“你哪来的钱,你的钱不是都该给我?”苏向晚反问。

????宋青山说:“带我妈去医院的时候,你不是给了五十?”

????所以,他用剩下的钱,给她买了这个戒指。

????苏向晚把戒指套到了手指头上,突然就说:“你要想要做,可以的,没必要憋着自己,真的。”

????宋青山翻坐了起来,也看着苏向晚呢:“甭闹了,睡觉吧。”

????好吧,苏向晚把灯熄了,刚躺下,也不知道怎么的,宋青山猛的一下就挪过来了,黑暗中,只是唇的碰触而已,他声音挺起来挺粗的:“你就是你,我知道我原来对不起你,你现在想要啥,我只要能力到的,都帮你办到,但是在外头千万注意着点,革命暂时不会消减,只会越来越猛烈,不要乱说话,做事的时候尽量避着点风头,明白吗?”

????苏向晚没说话,当然,她也不敢说话,甚至不敢动。

????倒不是因为她怕宋青山打她,或者是强/暴她。

????她只是听宋青山的声音,听起来似乎挺悲伤的,可以想象,要叫他承认她是别人,那就证明,他的妻子真的已经因为顶不住苦难而死了,他又怎么能接受。

????好吧,她只能说,原身在那边过的挺好的,但要宋青山不愿意承认,那就算了吧。

????事实上,渐渐的,她也觉得自己跟原身就是一个人呢。

????毕竟苏小南塑造原身,就是按照她来塑造的。

????大概她唯一比原身理智的地方,就是从来没有为了爱那么痴狂过吧。

????这一天的傍晚,狗蛋捧着一块小油渣,坐在外面,遥遥望着清水河畔,一口口的,就吃着油渣呢。

????这本身是个天性孤寂的孩子,虽然现在日子好过了,这都连着半年没挨过打了。

????而且,他也有新的朋友了,跟熊蛋啊,还有最近动完手术,正在炕上躺着的野蛋啊,都成了朋友,但他总还是每天都会抽点时间,望着他的小河,望着他的阿舍,陪伴他的阿舍。

????不过,暮光下,他似乎隐隐约约的,好像看见三叔从自家院子后面溜了过去。

????没有树的北方,又是平原,就一个人都不好躲藏的。

????他还没看真切呢,突然就见暮沉沉的夜光下,有辆老自行车嘎达嘎达的驶了过来。

????“苏向晚家吗?有你家的挂号信。”邮递员高声说。

????狗蛋认得这个邮递员,这是赵家庄人,叫赵轱辘,他赶忙就跑过去了:“轱辘叔叔,谁给我妈写的信啊。”

????邮递员一看:“县城卫生院,赶紧,给你妈送去。”

????狗蛋摇着份信进来,看妈妈正在蒸糜子面窝窝,轻轻的就把信给撕开了:“妈妈快看,你的信,卫生院寄来的。”

????苏向晚一听卫生院,心动了一下,一把撕开信纸扫了几眼,顿时就抬头问驴蛋了:“驴蛋,那个所谓的‘反到底’,首领是不是你表哥方金换?”

????“是啊,妈妈,怎么啦?”驴蛋正在练他爸爸教给他的军礼拳呢,小拳头有板有眼的,就说。

????苏向晚把信纸一折:“没什么,有人皮痒痒,想妈给他们松松皮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