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呢,宋老三已经要出发,去县城当工人了。shubao22.la

    就连大队长宋光光都在欢送他呢:“你要知道,清水峡水库,那可是天天上报纸的工程,据说亚洲第一大,你真是当监工,可得好好监理,不能让下面的民工们马虎,知道不,万一坝垮了,咱们整个清水县都得给淹掉?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啊,我保证干得好。”宋老三因为是去当带班嘛,把宋庭秀寄回来的皮鞋都穿上了,还穿着件老大褪茬的衬衣呢,人五人六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到底更了解儿子,不停的嘱咐呢:“不要说大话,去了以后,记得每天早晨按时起床,民工干啥你就干啥,一月五十块,那可没有白拿的,明白吗?你大哥和你二哥,那可不是凭着睡懒觉当的官。”

    老三无所谓着呢:“说成是工头就是工头,我现在是干部了,哪能跟民工一起干活儿?”

    路过劳改点的时候,他还高声的喊呢:“大哥,我去当工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劳改点。

    苏向晚还在梦里呢,突然觉得有人动了她一下,毕竟炕上有个陌生男人嘛,一下就睁开眼睛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一看,身上的土布线衣撩了一半儿起来。

    而宋青山的手呢,就在半空中,还没来得及收回去。

    “宋青山,你大清早的你耍的什么花招。“苏向晚顿时就恼了,刷的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啥人嘛,自己洗澡都不给人看,趁着女人睡觉的时候撩人家的衣服?

    哺过三个孩子的女人,就有那么好看?

    狗蛋和驴蛋也醒了。

    驴蛋气的,一窜上前就把妈妈的线衣给拉了下来,遮的严严实实的:“这个人,我妈除了吱吱,没人能碰,你要再敢碰,你最好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好吧,孩子也是欺负惯爹了,以为他爹没脾气呢。

    结果,大清早的,驴蛋一把叫他爹揪起来,屁股上已经是特清脆的俩大巴掌:“老子是你爹,再敢不喊爸爸,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狗蛋直接窜起来,一头就撞过去了:“谁叫你欺负我妈的?”

    好嘛,这一个也给拎起来,啪啪也是两耳光:“都给我起来,现在咱们要去赶集。”

    跟那打仗似的,大清早啊,娃们汤都没喝一口,苏向晚紧赶慢赶,给吱吱冲了碗奶灌上了。

    宋青山的车已经发动起来了,突突突的,在外面响着呢。

    他还不停的在催:“赶紧,我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宋青山,大清早的你又打娃娃又赶着我们早起,你到底要干啥?”坐到了翻斗子里,天还没亮呢,苏向晚没敢当着孩子们的面吼他,抱怨说。

    宋青山正在摇他的拖拉机呢,一把摇起来,拖拉机突突突的出了门,不过三五分钟,已经到红星公社了。

    再往前是新兴乡,过了新兴乡,就是县城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连件好衣裳都没有吗,昨天我问过了,早晨七点之前这儿有布市呢,能买到布,还不赶紧去弄?”宋青山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苏向晚穿过来头一回赶集啊,眼睛都还没揉开呢,刚一跳下拖拉机,已经给一群人裹挟着,往前冲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县上唯一一家布料厂的门前,抢布的人跟大军压境似的,挤了里三层外三层。

    这是抢机器上余下来的布头子呢,布头子嘛,不需要票,只需要钱就行了,而且也便宜,一米布才八分钱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啥,赶紧跟我说,我帮你抢。”宋青山体格好,在后面捏着苏向晚的腰呢:“要啥颜色的,或者说要多少布,咱有钱,可以放心花。”

    看看所有要抢布的人脸上的神色,苏向晚胆都寒了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说:“这时候还有啥挑的,有啥抢啥,抢的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布头子缝一块儿凑一凑,也是一件衣裳呢不是,这种情形下,还有得挑吗。

    好嘛,突然,大铁门哗啦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苏向晚眼看着人都往里冲,自己也往里冲,但是,她那能冲得过身经百战的城里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时,她直接给宋青山举起来了:“让让,大娘让让,大哥,你让让。”

    但这时候,谁还会让啊。

    苏向晚尖叫了一声,只觉得自己给宋青山有力的两只大手凌空扔了一把,等她回过神来,他已经越过人群,把她给扔到布料厂要处理的,布料堆子上了。

    连刨带抱,苏向晚搂了一手又一手。

    有人想从她手里扯布呢,她两手攥的紧紧的,猫着腰转身就往外退。

    结账的地方在大门口,等苏向晚抱着布出来的时候,很多人还在往里挤呢。

    “我没碰过你,我说了我一辈子都不会碰你就不碰,你的衣服是吱吱掀起来的。”宋青山接过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布头子,还是恼声恼气的。

    “仨娃都看着呢,咱是夫妻没错,但你觉得这种性/交一次就生一个娃的婚姻,它正常吗?你难道不觉得,咱们需要的是深入的了解?”

    性/交?

    宋青山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。

    哦,对了,上回她还说他就是头只会配种的公驴呢。

    明明在冬风市的时候,当着他所有同事的面,她骂他骂的,同事们都差点看不过眼。

    但宋青山想起一早起来,苏向晚懒懒的睡着,闺女爬在妈妈身上时的样子,仍还是觉得,喉咙咋就那么的干,火辣辣的烧。

    但早晨分明是孩子给她撸起来了,他看着不像话,准备给她放下去的好吗?

    “不正常,这种关系不正常。所以我说了不碰你就绝不碰你,我可是一名人民解放军,苏向晚,我有我的原则,像钢枪和刺刀一样坚硬的原则,不会折也不会弯,更不容人随便玷污。”他义正严辞的说。

    周围挤的全是人,还有人想抢苏向晚怀里的布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宋青山这么个身长体壮,穿着四个兜的,干部军装的大个子护着,她抢到手的布头子,还得给人抢走。

    “那五百块钱,是老三想找方高地跑关系的时候,给我截停拿下来的。我这儿还有些副食票,你给吱吱再买罐奶粉,然后就回去。”上了拖拉机,宋青山又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年,少说往家里寄了两千块吧,一分没分来,这会儿从兄弟身上弄来五百,你觉得这事儿,就能这么算啦?”苏向晚高声说。

    宋青山顿了顿,愣是就没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因为父母脸色都不太好看,狗蛋和驴蛋早上又一人着了两个大巴掌,都还没睡醒,这会儿撇着嘴呢,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羞恼样儿。

    苏向晚想来想去,估计是自己错怪了宋青山,可能衣服真是吱吱撩的,遂就没有再吵下去。

    父母吵架,最不好受的就是孩子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父母也经常因为这些家庭破事而吵架,那时候,她总是惶惶不安的,以为是自己哪里做错了,或者做的不够好,父母才吵架的。

    她不想自己的孩子,也经受同样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想在县城里逛逛,就不用你送了,你赶紧去上班吧。”苏向晚说。

    俩小崽子也说:“不用你送,我们自己会搭车。”

    每天下午,有一趟班车从县城跑红星公社呢,苏向晚自己是可以回去的。

    宋青在拖拉机上看着媳妇孩子呢,突然就从兜里,又把那块浪琴表拿出来了:“那就把这块表戴上。”

    苏向晚现在越来越怀疑,这块表应该有什么问题,不过,她毕竟是个穿越者,穿越之前,也只是个很普通,很单纯的女青年,完全不了解宋青山现在所面临的工作环境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敏锐的察觉出来了:“你想着,我会拿了你的九百块钱,带着仨孩子跑掉?”苏向晚直接就笑了:“省省吧,九百块在你看来,是笔巨款,可要养大几个孩子,光凭九百块可不够。”

    给他眼睛盯着,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,把那块表戴上了:“赶紧去上班吧。”

    苏向晚原来又不是没上过班,但凡是个单位,早上八点半上班,这是死数,已经八点了,他很快会迟到的。

    目送着宋青山走了,苏向晚才带着俩孩子,在县城里转悠着,找到国营商店,拿副食票给几个孩子称了二两饼干给俩孩子吃。

    驴蛋和狗蛋有了饼干吃,乐呵着呢。

    “妈妈,咱是不是可以回趟舅舅家了啊。”驴蛋突然神来一句。

    狗蛋也说:“是啊是啊,咱好久都没回过舅舅家了呢,舅舅见了我们,肯定贼高兴。”

    原来,宋青山没死的时候,原身要带俩孩子逛回县城,就会回趟娘家。

    而原身娘家呢,在县城另一边的苏家旮旯。

    原身父亲苏保和的成份不太好,而且早在确定成份之后,就去世了,家里现在就只有一个母亲,和一个弟弟。

    苏向晚不记得原书中有对于原身娘家人后来去了哪里的描述,只记得小妹苏向红应该是在县卫生院工作,遂对俩孩子说:“苏家旮旯还要搭车,太远啦,咱去卫生院找你小姨吧。”

    这俩孩子一听,更乐了:“好啊妈妈,快走,我们特想小姨呢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小姨苏向红,才十八岁的小姑娘,长的贼漂亮,一个月自己才挣着八块钱,还动不动,就要从县城给他俩带几颗水果糖呢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苏向晚到了卫生院一问,人家说苏向红早不在这儿干了,而她据在的针灸科呢,也给批成封建迷信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卫生院的内科王主任单独把苏向晚叫到办公室,就悄悄给了她一只大牛皮纸的信封子,然后语重心肠的说,让苏向晚一定要保护好这份东西。

    苏向晚打开档案袋,才发现,这是把自己挂在她早已死了的,二叔苏保全名下的一张户口单。

    却原来,她母亲赵银霜和弟弟苏富富,在确定成份之后,经组织允许,现在被调到青海省的海西县,去接受那里的贫下中劳们的,再教育去了。

    而且,走之前,他们连自己的户口一并迁走了。

    而苏向晚姊妹三个的户口呢,单独列了出来,这样,只要不是有人认真要整她们姐妹仨,在这个年代,她们的身份是不会遭受到任何波及的。

    苏向晚原来只听说过,很多人会斗亲人,斗朋友,斗到六亲不认的,这还是头一回见有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,自愿跟亲人划清界线,并且远走它乡的。

    “我妹妹卫红呢,主任,你跟我说实话,啥话我都能接受。”虽说她不是原身,但是毕竟,苏向红是原身的妹妹啊,苏向晚只怕她是不是已经遭遇了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“向红不是会针灸吗,最近总被革命团的几个小伙子骚扰,我就让她先躲起来了,你知道的,那些革命团的人,简直能要的人的命。”王主任说:“放心吧,我们全医院的人都会保护她的。”

    苏向晚于是问他:“主任,你能告诉我,那几个革命团的小伙子是谁吗,告诉我名字,我总得保护我妹妹吧。”

    王主任说“她也没跟我提过,这样吧,我托人问问她,给你回话,成吗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那些小革命者,小将们,那就是一群无法无天的混蛋。苏向晚心说,欺负我妹妹怎么成,我早晚要收拾的你们叫妈妈。

    “那主任你千万把这当个事儿,问到了就直接给我寄个挂号信,成吗?”苏向晚怕王主任不答应,还给他硬是放了两块钱,用来寄挂号信。

    这不,苏向晚拿着自己的户口单,把几个孩子一带,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而宋青山呢,到单位之后,照例要去开会。

    刘向前正赶着给新来的工人们挖窑洞呢,进来就跟宋青山汇报说:“那个宋老三特别不听话,吃的多,干的少,还动不动就说自己是花了钱进来的,不想挖土砸石头,咋办?”

    宋青山说:“赶去让他挖导流洞去,要他敢出来,你们就给他上铐子,打到他愿意干活为止。”

    懒怂,就不信剥不了他的皮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刘向前要走呢,宋青山突然又把他给喊住了:“向前,你说一个女同志,她原来对你不好,现在突然对你挺好,你笑她都不讨厌了,那能是为啥?”

    刘向前摸了摸耳朵:“对我有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宋青山断然说。

    刘向前说:“肯定是有意思啊,要不然,她凭啥对我好,不过宋团,你是有家属的啊,该不会,县城里那个供销社的售货员看上你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怎么可能。”宋青山挥着手呢,却又说:“这事儿可不能告诉任何人,啊。”

    妻子有点不对劲,但宋青山肯定不会知道她是穿越了嘛,他是越看妻子吧,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首先,他回来那天,清清楚楚的见她在开拖拉机,这是一个疑点,再其次,她的性格虽然没怎么变过,但是对他的态度,那是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啊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今晚回家之后,他就准备再观察观察,看她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家里,随着天渐渐黑了,俩傻小的忐忑,正在不停的增长呢。

    这不,狗蛋鼓起勇气来,就说:“妈妈,我不想要宋青山了,今晚咱把门关的严严的,不要他了,好不好?如果你不敢,我让赵干部来,把他打走。”

    这是因为早上屁股上挨了巴掌,心里还生着气呢。

    苏向晚立刻就把他的嘴捂上了,作势要打,看孩子一脸的惊恐,放开又在他汗臭兮兮的小脸颊上亲了一下:“你要把宋青山当爸爸,妈妈每天亲你一下,但要把赵干部当爸,妈妈每天都在你的屁股上,抽一巴掌。”

    狗蛋顿时嘴巴就笑的咧开了:“我心里把赵干部当爸,嘴上喊宋青山叫爸,这总该成了吧?”

    这直愣愣的傻小子,苏向晚简直就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,一口没换过的小牙白的跟小糯米似的,长的太可爱了,她忍不住又亲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驴蛋突然嘴巴一噘,就转过身了。

    好吧,这是嫉妒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兄弟,但这俩货将来也是生死仇敌,嫉妒是埋在他们的骨子里的。

    苏向晚只得把别别扭扭的驴蛋也拉过来,狠狠亲了一口,这事儿才算完。

    苏向晚今天还灌了煤油,家里终于可以点得起煤油灯了。

    小吱吱还是头一回见煤油灯,亮亮的,真好玩啊,她趴在苏向晚怀里,不住的指着呢:“咦?”

    苏向晚就回吱吱个:“嗯!”

    吱吱睁着圆圆的大眼睛,使劲儿点头呢。

    好吧,这算是,婴语交流?

    她铺开一张张的布头子,东拼西凑着,把颜色相近的给缝起来,拼布料,准许给孩子们做新衣裳呢。这就不得不夸一句,苏向晚真是眼狠手又块,抢来的布头子,全是成片成全的大布料,有一块儿,直接可以帮吱吱衲一件小衣裳呢。

    驴蛋和狗蛋今天又吃的又是豆子和苞谷面焖的猪油干饭,一肚子饱饭吃下去,真叫一个舒服啊,俩人拿着一只手电筒,在偌大的,空旷的院子里照星星玩呢。

    突然,俩孩子一前一后的,就喊了起来:“那个人,那个人的拖拉机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只听远处突突突不停的拖拉机响声,肯定的嘛,宋青山回来了。

    苏向晚赶忙拉开窗户就喊:“我这儿拼着布呢,喊爸爸的才有新衣裳穿,不喊爸,再喊那个人的,就继续光屁股跑去。”

    大门一拉开,俩孩子声音一个赛一个的大:“爸,爸爸。”

    狗蛋声音可大了:“亲爸,你终于回来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