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但是,你总得告诉我,为什么咱们当初说好了要离婚,等我回来,你还在这儿的原因吧?”紧接着,宋青山就又来了一句。shubao22_la

????苏向晚差点跳起来了:“你什么意思,啥叫我当初说要跟你离婚?”

????“苏向晚,你当初到冬风市的时候说过的话,做过的事,你该不会全忘了吧?”宋青山依旧冷冷的看着苏向晚呢,轻轻把块表推了过来,他说:“而且,这可是你最爱的一块表,我很难想象,你会把它送给我妈?”

????给他看着,苏向晚突然多间就有一种,自己是不是给人识破了的感觉。

????但是,她直觉俩人肯定没谈过离婚,这人估计是在诈自己呢。

????特淡定的,她就说:“谈离婚,谈离婚能谈出个孩子来?”

????吱吱难不成是分手炮打出来的?

????那不,驴蛋和狗蛋俩那是在扒饭啊,狗蛋的饭早扒完了,两根筷子刷刷刷,扒着空碗,驴蛋耳朵竖的跟兔子似的,不用说,全在认真的听着呢。

????宋青山抹了把嘴,就说:“行了,剩下的咱们晚上再说吧。”

????说完,他放下碗,提起镰刀就出门了。

????这不,老房里,听闻宋庭秀也即将退伍的噩耗,老太太直接给打击到崩溃了。

????她啥也没说,赶忙的,就让宋老三到县城里,让他去找自己的大女婿方高地,二女婿赵援山,还有自己在老家的二闺女宋二花,以及娘家弟弟曹金多,打问这事儿,看是不是真的。

????宋老三赶下午,专门搭着公社的拖拉机去县城了。

????等他晚上回,把自己打听来的消息跟老太太一讲,老太太才知道,不但青山没了工作,庭秀退伍的消息,也是真的。

????这不六七年嘛,革命运动正是轰轰烈烈席卷的时候,全国上下一片红,运动席卷,部队上也再所难免,宋庭秀估计就是因为受了流言蜚语的影响,才给退伍的。

????当然了,这时候,宋老三能在清水峡的水库上找到一个月能拿五十块钱工资的工作,那可是真正的难能可贵啊。

????“就五百块,妈,我大姐夫跟水库上的人打好招呼了,只需要五百块,我就能到那儿去当个监理,你大概不知道监理是个啥,我这么给你说吧,就是专门提着鞭子,赶着当兵的们干活儿的,军官。”宋老三说。

????想当初,宋青山壮烈牺牲,抚恤金也才五百块啊。

????现在的五百块,那等于是一笔巨款呢。

????虽然说,一个月能有五十块钱工资的工作着实诱惑人,可是老太太也舍不得从自己的存款里拿五百块钱出来啊,对不对?

????俩儿子已经没工作了,她原来的那些存款,得给自己和老爷子买棺材板,还得给宋福读大学,时不时的,还要补贴青玉几个,咋可能一把就花出去?

????“这样吧,妈,咱们可以拿我哥的那一兜子收音机和手电筒来换钱,是吧,那一兜子收音机和手电筒,至少能卖五百块吧?”宋老三说。

????老太太心里,当然也是这样想的,就说:“就不知道,你哥能不能同意。”

????“他和我二哥,可是咂着你的血长大的,咋就不能同意了?”老三一幅理直气壮的样子。

????这时候,宋大爷提着镰刀进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大块肉呢:“他妈,向晚给你的肉。”

????一大块肥囊囊的腊肉啊,老爷子还以为老太太看到了会高兴呢,就劝她说:“向晚现在不是挺懂事的吗,你们要再不闹腾,这日子眼见得,能往好里过呢。”

????老太太看着肉,心里想的却是,要没分家,这肉全放在老房,一家子人不是全都能吃到?

????现在却得从苏向晚的手里拿肉,她心里又咋能痛快?

????当然,原本谋算儿子带回来的东西的时候,老太太心里还有点儿觉得,会不会太亏了大儿子,这下倒好,她觉得,自己压根儿没有亏大儿子,那些东西,就该卖了给老三换工作。

????今晚,苏向晚本来是准备继续做苞谷面棒棒的,狗蛋儿却端着一笸的豆子,嚷嚷着要吃豆子焖干饭呢。

????那不最近正是收豆子的季节,孩子们也有工作,跟在大人们的身后捡豆子。

????等到大人下工的时候,孩子们把捡来的豆子交到生产队,一人可以记两个工分。

????不过,赵国栋并没有收狗蛋的豆子,而且,还是悄悄儿的,给他计了两个工分。

????狗蛋本来就爱赵国栋,因为他送了自己一笸的豆子,不住的在苏向晚跟前说赵国栋的好呢:“妈,我觉得赵国栋当爸爸,比宋青山好,真的。”

????苏向晚指着他的鼻尖说:“你要再敢说这话,我就不给你焖豆子饭。”

????狗蛋噘了噘嘴,想了半天,屈服于美食了:“那你赶紧做饭吧,吃完饭之前,我还是认宋青山当爸爸。”

????但等吃完了饭,他心里想的,还是赵国栋,哼!

????苏向晚那不也是看着老房的几个孩子馋嘛,刚才进门之后,专门削了好大一块腊肉,就送给宋大爷了。

????毕竟宋大爷是老房里,唯一一个待她还不错的人,人儿子带了肉回来,她要不给一点,在农村来说,那是要亏先人的。

????这回,她专削了一块带骨的,骨头扔锅里,先熬汤,熬出汤来,这才把汤悉数倒进泡好的豆子里头,放锅里焖,等差不多焖熟了,再把苞谷面放进去,一顿豆子面的干饭,就这样熬进锅里了。

????这不,饭在锅里静静的焖着呢,响声咕嘟咕嘟的,苏向晚还得把灶台重新收拾一遍呢。北方啊,因为植被不够,再加上季天气燥,到处都是土,出门半天,回来之后所有东西都得打水擦拭上一遍,要不然,满屋子一股的土味。

????“妈,妈,我爸又给我奶叫到老房去了。”驴蛋竖着根棍子,一股黑雾似的就跑来了:“我奶跟我爸俩商量着,说要卖我爸的收音机和手电筒,给我三叔跑工作哩。”

????要知道,在原书中,这些东西那是全归了老房的。

????苏向晚心头一动,就说:“你爸咋说?”

????她最怕的,是宋青山这个孝子阴奉阳违,表面上跟她说的好听,私底下悄悄的补贴老房,要是那样,她还是没二话,离婚,带着仨孩子走人,对吧。

????驴蛋说:“我爸啥也没说,就只说,三叔能有个工作是好事,他还问我奶呢,看我三叔那工作,是谁找的。”

????孩子咬着牙呢,半天才说:“妈,不说狗蛋生气,有时候我是真生气,分明那是我爸拉回来的东西,凭啥给我三叔找工作啊,三叔原来还抡着扁担,差点打你呢,咱就不该给他们肉,不该便宜老房。”

????这时候,锅里传来一股淡淡的焦香味儿,苏向晚赶忙揭开锅,一锅子腊肉拌着的,苞谷渗子和着豆子的焖饭已经熟锅了。

????给俩孩子一人盛了一碗,把俩孩子香的啊,话都说不出来,就只会刨饭。

????今天晚上,宋青山是在老房吃完才回来的,闻身上那味道,苏向晚猜着,老太太至少给儿子炒了一碗鸡蛋。

????不过,她笑眯眯的,还是啥也没说,就使着俩孩子上炕,睡觉了。

????而俩孩子呢,跟前几天一模一样,一上炕,一个在左,一个在右,就睡到宋青山的俩边了,活活儿的,跟俩小护卫似的。

????秋老虎正在发威,一人躺着都热,更何况俩阳气正盛的臭熊孩子。

????宋青山于是说:“哎,你俩,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儿?”

????驴蛋还会讲道理,说:“我妈也热,我就要跟你睡。”

????狗蛋向来最直接,假呼噜已经打的扬天响了,嘴里还在说:“谁也不准去臊我妈,今晚就得让她好好休息。”

????宋青山无奈了,总不能跟孩子们说,我是得跟你妈说两句悄悄话,没碰她的意思这种话吧。

????他们对于苏向晚,现在简直就是狼崽子护母似的霸道,估计说了,他们也听不进去。

????就怕他靠近了苏向晚,是想跟宋老三似的打她,或者伤害她呢。

????好容易听着俩孩子像是真睡着了,宋青山刚一动,狗蛋突然说:“能不能学着赵干部点儿,他可不是你这个样子。”

????所以,那赵干部还来家过?

????宋青山眉心跳了跳,但是没说话。

????苏向晚贴窗跟儿搂着吱吱睡呢,听了这话,简直笑死了。

????她蹑手蹑脚的起来了,那不听见驴叫嘛,出去添草。刚把草添上,准备解个手了再回去,一转身,宋青山抱着双臂,就在外头站着呢。

????月光下,苏向晚心里先就哟呵了一声,那叫什么来着,他只穿着件白色的大背心儿,两臂肌肉还泛着光泽呢。

????也不知道腹肌咋样,有没有后世的模特们那么好,能叫她盯着就能下饭吃外卖的优秀。

????双手自然的一背,他这站姿,跟一直当兵的宋庭秀不像,反而跟那些领导干部们似的。

????“苏向晚,我越来越觉得,你脑袋大概是给驴踢过了。”他迎门照面,来了这样一句。

????苏向晚脱口而出:“你脑子才给驴踢过呢。”

????“你就不问问,我妈喊我回去是干啥?”宋青山说。

????苏向晚答的干脆着呢:“无外乎就是想弄点钱,给老三跑工作呗,还能是干啥?”

????她一清二楚,只是不知道他是咋答应的,当然了,你有你的态度,我也有我的态度,你要让我不爽,我起身就走,看你咋整,苏向晚轻松着呢。

????“来这么多天了,我就疑心,你是把你在冬风市时说过的话,做过的事忘了,还是你换了个脑袋。”宋青山若有所思的说。

????苏向晚站了半天,突然就想起件挺可怕的事儿来。

????这种事情,因为太难堪,一直藏在脑海的最深入,直到此刻,看着男人的眼睛,苏向晚一个机灵,才想起来了。

????那是关于宋青山和原身之间一炕滚的事儿的。

????大概就是,俩人在冬风市的时候,去了之后,宋青山挺热情,带着她四处旅游,吃好的喝好的,终于有一天俩人就滚床单了,滚完之后,原身居然问宋青山说:“我都给你睡过了,你总能答应我离婚了吧?”

????要知道,军婚是受法律保护的,除非军人一方提出离婚,否则,那婚就离不了。原身也知道军婚难离,居然就想到了一个,蠢到让人掉眼睛的方法,她答应让宋青山滚一次,然后,让他答应跟她离婚。

????而宋青山当时呢,完全就是一幅给雷劈过的样子。

????因为,原身特坦然的说,我也想跟你过,但是不行,我心里只有庭秀,我就觉着庭秀比你好。

????然后,因为宋青山不肯答应,原身甚至还当着他同事的面,骂过他顶多就是头种驴。

????而宋青山也是答应的好好儿的,说自己回家就离婚,那不恰好飞机就失事了嘛。所以,他认为她脑袋给驴踢了,那简直是合情合理啊,要觉得她正常,才不合理呢。

????而吱吱,还真是分手炮打出来的。

????“你放心,就算你真提跟我离婚,我也会先给你把家当挣足了再说。”宋青山特真诚的,就把那块浪琴表递过来了:“行了,你自己的表,当初可是为了这块表,你才跟的我,快把它戴上吧,啊。”

????苏向晚综合自己这几天的表现来看,发现自己在他面前,跟原身比起来,就只有俩字儿,贤惠,她啊,别的都好,就是装的太贤惠了,既然这样,那正好,她装贤惠装的久了,也有点儿皮痒呢。

????“我一农村女人,啥用都没有,戴它干啥,不戴,放窗台上去。”她特坦然的就说。

????“你这是,真准备跟我过日子了?”宋青山再反问。

????苏向晚特高傲的,就扬起了头:“你不是说,要给我分个满意的家嘛,做为一家子的老大,你要提重新分家,那是得叫人笑话死的,我等着你给我满意的分家呢,怎么可能不跟你实心过日子?”

????想想自己也是挺恶毒的啊,分明知道宋青山孝顺,她还非要逼着他,从老太太的身上扒肉挖血。

????宋青山刚准备要说啥呢,突然就脸色一变,好家伙,到底当兵的,一二三上墙,月光下,苏向晚张大了嘴巴,就那么眼睁睁的,看着他跃上了墙壁。

????“谁,来我家干啥?”他哑声说。

????黑暗中,是一个怂的不能再怂的声音:“哥,你把手松开,松开,是我啊哥。”

????一瞬间,宋青山的脑海里浮现出苏国的特务,日本的浪人,台湾的间谍,毕竟随着他们工作重心转移到清水县来,那帮在共和国成立前就埋伏在境内的,以及各国后来空投进来的,各种间谍,肯定会纷涌至来,打探他们的工作,刺杀他们工作组的核心人员。

????却没想到,居然是宋老三啊。

????这一拳头,宋青山想都不带想的,就揍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