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韩庭秀的假期并不多,闹完分家,也就该走了。shubao22_la

????走之前,本来也准备照顾一下大哥家的孤儿寡母的。

????不过,不论老太太,还是苏向晚,肯定都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的嘛。

????全村妇女们的眼睛盯着呢,苏向晚白天只要出门上工,肯定要找个结伴的妇女,晚上,还特地把未婚的陶红武叫去给自己搭伴儿睡觉,就是不肯落单。

????转眼就是一个多月的功夫,宋老太把自家分家时的事儿,当然是讲成折子戏了,以表示当时的苏向晚有多泼辣,多黑手,又抢了她多少钱,还有多么的,爱她生的庭秀。

????但是,宋家庄的社员并没几个愿意信的。

????人苏向晚看起来本分着呢,天黑就关门,每天准时上工,准时下工,就没在外头停留过。

????当然,驴蛋和狗蛋俩的改变犹为大。

????不挎粪篓子了,身上没有原来那臭烘烘的味道了。

????而且苏向晚住的牢改点里有口单独的水窖,天天打水给俩孩子洗澡,驴蛋还好,狗蛋一天一个度的白了起来,才叫人知道,他原来不是黑的,竟然是脏成个黑小子的呢。

????今天八月十五,公社额外的要给每家发半斤细面,再发两只鸡蛋。

????苏向晚本着在宋青山回来之前,少事非,不起事非的原则,自己没去,是让驴蛋和狗蛋俩跟着方苞玉去领的鸡蛋。

????好吧,等俩孩子的鸡蛋一领回来,她一看,简直小的,就跟俩鹌鹑蛋似的。

????至于面,顶多也就有三两,至多能擀一顿面条。

????但有这俩鸡蛋,苏向晚今天就不用专门跑到公社,到处搜寻着去买鸡蛋了。

????她今天也不去出工了,把两只小小的鸡蛋并做一碗蒸成鸡蛋糕给吱吱喂了,一点汤汁儿给俩儿子一人舔了一口,两只眼睛没离开过大路的,就一直望着呢。

????狗蛋和驴蛋虽然不知道妈妈等的是谁,但被妈妈的期待感给感染了,干脆就蹲到马路上,眼巴巴的等着呢。

????“妈妈等的是这个人吗?”那不看一个中年人骑着自行车,轱辘轱辘的,就来了嘛。

????驴蛋觉得怕是这个,这个看起来像个干部。

????“妈,你等的是这个人吗?”他问。

????苏向晚抬了抬头,说:“不是。”看上去四十多岁了,肯定不是宋青山,对吧。

????再过了会儿,又走过来几个人,看来是要路过,往别的地方去的。

????苏向晚专门冲出门看了一圈儿,也说不是。

????好吧,这下可算是,愈发调动起孩子们的好奇心了。

????“妈,再没人来啊。”驴蛋抹着额头的汗,大中午的,还不肯回家呢。

????狗蛋看了半天,突然叫起来了:“妈,妈,你等的是不是赵干部啊,赵干部来啦。”

????赵国栋满村子找人给自己作媒不说,最近宋光光不是高升了嘛,他居然特地打申请,到宋家庄做支队长来了,为了啥,谁不知道?

????苏向晚最近对赵国栋可没啥好脸色,直接大声说:“不是。”

????但是,赵干部已经到门上了:“小苏同志,你出来,咱见个面嘛,我是认真的,有事儿要跟你说呢。”

????有啥事儿,还不就是想追求她。

????苏向晚现在都有点儿烦赵国栋了,这个男女之间嘛,女人拒绝一次就完了,你一回又一回的,不停的追着人家干嘛啊。

????“赵干部,我对你真没那种意思,你也不要再上我家门了,成吗?”苏向晚冷冷的说。

????赵国栋说:“可你丈夫已经死了两年了,我觉得就算你现在开始新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对,我们家的家庭条件是真不差。”

????“我丈夫啊……”苏向晚笑了笑,还没说完下半句呢。

????但就在这时,突然门外一阵大嚎:“杀千刀的,带着我儿子的抚恤金嫁野男人,还想把我家俩金孙都带走,苏向晚你亏良心,苏向晚你亏人了啊你。”

????宋老太威风凛凛的,直接就杀上门来了。

????而且,后面还跟着宋老三,方苞玉,宋青玉,几个孩子全在,这是一家子上门,来欺负孤儿寡母了呢。

????狗蛋就在马路边,看到一群人气势汹汹的上门,还没上前呢,直接叫老太太一脚,给踹了好远。

????好吧,本来宋老太满打满也才是五十六的妇女,家里条件好,营养好,身体强壮的,根本就不能算是老年人。

????她这一脚踹出去,狗蛋在大马路上翻了几个跟斗才停下来。

????苏向晚心中一怒,顿时抄起一根顶门的扁担就冲过去了:“老太太,你干啥打我儿子?”

????“你还知道那是你儿子?你拿了我儿子四百二十块的抚恤金,就应该给他守寡守到死,这才分家几天,你就跟男人眉来眼去上了,我听说,这男人还满村子的,四处找人给他做媒了,啊呸,他也不想想,这是谁家的儿媳妇。”

????平时只会装死的宋老三,这会儿也提着根扁担呢:“大嫂你不要冲动,我这扁担可不长眼睛啊。”

????“咱都分家了,你们老宋家有个屁的资格来管我干啥,我就想上天,那也是我的事儿?”苏向晚说。

????“你拿着我大哥的抚恤金,我们不但管你,我还能打你。”宋老三分毫不让。

????宋老太直接一蹦八尺高:“老三,进门翻钱,青玉,苞玉,抱孩子,赶紧的,啥也不给她留,把她一人扔这劳改点就行了。”

????好嘛,青玉和苞玉俩一人一个,就去抱俩小子了。

????而宋老三呢,那叫一个贼,转眼,就开始往劳改点里冲了。

????苏向晚一声大吼:“赵国栋,你赶紧给我把宋老三拦住,不许让他进我的屋子。”

????她屋子里有四百块钱的大存折呢,宋老三这是来抢钱的。

????赵国栋是来给自己提亲的,他是个城里人,哪见过这种场面啊。

????但他毕竟是干部,往劳改点的门前一站,一伸手,还真就把宋老三给拦住了。

????宋青玉去捉狗蛋,狗蛋直接咬破了她的手,孩子像疯了一样,挣开宋青玉,就朝着宋老太撞过去了。

????而驴蛋呢,刚叫方苞玉给抓到手里,直接一头顶在方苞玉的鼻梁上,顶的方苞玉捂着鼻子哎哟一声就蹲下了。

????好厉害的俩小子,几乎是同时就冲着老太太撞过去了。

????一个在前一个在后,老太太给撞的哎哟一声,眼疾手快抓住驴蛋,啪啪的,就在他脸上放了几个大耳刮子。

????再接着,老太太又给了狗蛋两大脚。

????苏向晚脑子一懵,直接一扁担就敲老太太手上了。

????“你,好你个苏向晚,你居然敢打我。”宋老太一声尖叫,这回,是冲着苏向晚来了。

????苏向晚打老太太,是瞅准了乱子占便宜,当然不会跟她正面对恃,一看老太太追来了,当然转身就跑。

????这不方苞玉正在准备把趴在地上哎哟直叫的狗蛋给拖起来,她提着棍子就冲过去了,一通乱棍抽在方苞玉头上,把狗蛋扶了起来。

????狗蛋的门牙磕掉了,爬起来还艰难的说:“妈,妈,我没事,真没事,我能保护你,真的。”张开双臂,还护着妈呢。

????老太太嚎着呢:“狗蛋,还不赶紧回家给我拾粪去,你这不安分的亲妈啊,我慢慢儿的收拾。”

????狗蛋的目光慢慢的,就变阴戾了,两只拳头攥在一起,突然站起来,直冲冲的就朝着老太太走过去了。

????老太太一巴掌,他不躲,就往前走下。

????老太太再一巴掌,他仍然不躲,那目光就是,只要手里有刀子,他是真的能直接捅的。

????孩子气极了,恨极了之后那种凶戾的目光,苏向晚看着都害怕啊。

????她直接一头撞了过去,一头,就把老太太给撞倒在地上了。

????而就在这时,一阵轰隆隆的拖拉机声由远及近,一个男人远远的,从拖拉机上跳下来,朝着宋老太就奔跑了过去。

????“妈,你这是咋回事儿?”男人搂起宋老太,说。

????提着扁担的宋老三,还有正在扯着驴蛋的宋青玉和方苞玉几个全惊呆了。

????夭寿啦!

????不得了啦!

????死了两年的宋青山,居然回来啦!

????苏向晚抹了把脸,眼疾手快,跳上宋青山开回来的拖拉机,就把它开上了。

????谁说她等的是男人啊。

????她等的,是宋青山带回来的一拖拉机东西。

????据书里说,宋青山带回来的东西,可让老宋家在宋家庄富了好些年呢。

????富到什么程度呢,青黄五月家家挨饿的时候,宋老三进趟城,就能割来一刀子又一刀子一寸厚的大肥膘,全家上下吃的,出门嘴都在流油。

????人人都说,是宋青山带回来的那一车宝贝,才是让宋老三能在青黄不接的月份里吃得起肉的。

????不论别的,先把这拖拉机抢回家再说啊。

????“狗蛋,驴蛋,赶紧去放门槛啊,妈得把这拖拉机给开进去。”一开上拖拉机,苏向晚直奔劳改点大院。

????驴蛋和狗蛋边放门槛,还在回头看呢:“妈,妈,扶我奶的那个人是谁啊,还有,这拖拉机是哪来的,咱为啥要开回咱家啊?”

????苏向晚把拖拉机开进了院子,转手把两扇大门给合上了,凑着门缝的,往外看呢:“那是你们的爸爸,烈士宋青山。”

????好嘛,男人穿着一身六五式绿军装,但是肩上没有红肩章。

????他看起来至少有一米八高,皮肤微黑,浓眉刚毅,扶起宋老太,听她喋喋不休的,也在往这边看呢。

????眼神没有宋庭秀那么凌厉,但是有一种,别的男人所没有的,坚毅劲儿。

????这正是原书中的男主他爹,宋青山。

????苏向晚轻轻往外吐了口气,勾唇就笑了。

????真帅,外面那个男人,挺拨高大,相貌俊朗,简直帅的,就跟从八十年代的电影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一样。

????他不但没有死,还带了一车的宝贝回来。

????先下手为强,这车宝贝,现在属于苏向晚了。